• 多盈理财APP

    打造您的超级银行!

客服热线: 400-009-1833

二手信托市场火爆 交易平台亟需统一

  • 来源:多盈金融
  • 2015-01-28
  • 热度 ( 690℃ )

  “大量收购二手集合信托、资管计划、股权基金,有多少要多少。”2014年12月16日,优选财富的理财经理蒋梦龙(化名)在他的微信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信托产品认购信息。

  原来,蒋梦龙有个大客户委托他们收购1亿元的二手短期理财产品,剩余期限4个月、8个月、10个月的都要,一年以上的就不要了。蒋梦龙表示,他原以为要很长时间他才能完成客户需求,结果只经过两周时间,公司便帮他完成了4700万元的额度。

  与此对应,想要卖二手信托的投资人也络绎不绝。去年12月份,就有3个客户找到优选财富,其中有两个客户等待转让的信托份额都在1000万元以上,并且这两个投资人明确表示要配置股票。

  所谓“二手信托”,是指信托受益权转让。

  数据显示,2014年12月起,信托理财市场就有所降温,这表现在单周集合信托发行数量环比减少,也表现在“二手信托”的买卖超乎往常地火爆起来。

  尽管需求火爆,但是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赵廉慧向记者指出,信托受益权转让业务缺乏有效的监管,尤其在交易定价、产品信息披露环节缺少行业性的、统一的操作规范。

  信托转让业务升温

  记者查阅多家理财机构的官网后发现,各网站都有多个二手信托的转让和求购消息。

  记者在国内某大型信托公司官网看到,该网站“信托产品受益权转让”一栏中就公布了近30条“信托受益权转让”信息,记者拨打客服电话咨询了解到,这些转让的信托产品多数已转出了。

  而记者在一家第三方理财机构网站也看到有多款正在转让的信托产品,如一款债券类集合信托计划的转让规模为200万元,剩余期限为1年,挂牌价格198.8万元,并注明“价格可以商量”。以该产品为例,成立时的预期收益为10%,如果以198.8万元的价格成交,受让者的收益就提高了0.6%。若经协商,转让者作出的让利更大,则接盘者获得的收益更高。

  另一家财富管理机构的负责人介绍,如果价格上达成一致后,转让方需要和受让方一起到信托公司或第三方理财机构签订三方《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并办理转让登记手续。转让过程中还需要向信托公司或第三方理财机构支付一定手续费,一般为转让金额的千分之一;若通过第三方撮合还需要支付一定佣金,这部分差距较大,从万分之一到百分之一不等。

  “信托中途‘退出’其实不太现实,因为信托产品的提前赎回权一般掌握在融资方手里。根据我国信托法的规定,信托收益权是可以转让的。多数信托计划不能提前终止,投资者想要中途退出只能自己寻找下家,转让收益权。”昆仑信托法务部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这是一个近万亿元的市场蛋糕,谁都想分得一杯羹。”一家信托公司高管感慨说。

  他所说的万亿元市场蛋糕,就是信托登记与受益权转让业务。

  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全国信托资产规模约为12.95万亿元,今年一季度末资产规模就已超过11万亿元,成为国内第二大金融子行业。若按其中10%信托资产存在转让需求计算,规模就可以达到上万亿元。

  “二手信托”存转让难题

  “对于信托转让方而言,转出未到期信托产品并不划算。”某第三方理财机构内部人士坦言,假如某投资者持有一款100万元的信托产品,预期收益率10%,期限为2年,若持有满1年后转让,不仅损失了第二年10万元的收益,由于转让时在价格上作出一定让步,加上转让费用,最终的损失会更高。

  该人士进一步指出,个人投资者一般在两种情况下转让信托受益权,一是急需资金;二是提前了解了项目的一些不利信息,对项目的风险及未来的收益保证不太看好。因此,转让活跃不排除是由于一些投资者为规避风险而提前出手。

  “而信托转让后相关风险也一起转移,如果接盘者选到好项目,收益显然会比新项目更可观,若不慎买到风险较大且遭遇兑现难的产品,就要承担高风险,甚至有可能会面临损失本息的风险。”

  此外,还有一位理财师表示,目前信托产品转让往往是单独谈价格,没有形成业内统一标准,因此无法标准化,价格视信托产品资质、转让人迫切程度、资金量等而定。

  “受益权转让影响的主要是受让人。在受让之后,除能证明转让人有欺诈、胁迫等事由之外,原受益人即从信托结构中摆脱,新受益人可向受托人主张受益权。若信托项目有风险,除非原受益人有担保,原则上受益人只能向受托人主张违反信托的责任,信托财产上的风险由新受益人承担。所以受让人在受让之前应认真考察信托项目的运作状况。”赵廉慧向记者解释道。

  “我们国家的信托创设之初便定位成私募金融,作为非标资产的信托产品很难得到流通。现在有转让需求的投资者越来越多,转让平台只有几家,而且尚未建立起市场威信。”深圳高搜易有限公司CEO陈康告诉记者。

  信托专家孙飞则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对于信托受益权转让,目前很不规范,鱼龙混杂,非常有必要由监管部门或行业协会搭建一个全国性甚至国际性的流通转让平台,实现公开、公平、公正,实现有效监管、社会监督与行业自律,这样才具有公信力,同时有效解决信托产品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资料显示,国内已有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上海信托登记中心等地方性平台,相继开展信托受益权集中登记、信托合同登记、信托受益权转让等业务。但受制于信托登记制度缺失、区域性交易平台无法跨区交易等政策因素,相关业务发展缓慢。

  信托法律师张远忠告诉记者:“目前的受益权转让没有一个统一的全国市场。一般是在信托公司的官网上有一个转让的板块,客户需要转让就去他们的网站或者市场部登记申报。信托公司那边如果找到投资者愿意受让就撮合成交,然后信托公司再办理登记转让手续。但是由于转让方与受让方之间的直接连接点没有打通,所以挂出去的待售项目往往很长时间都无法得到正面而有效的响应。”

  “信托受益权转让看起来走一个程序就完成了,但是从实操层面看,不得不考虑转让的效力问题。值得关注的是《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第29条对信托受益权拆分转让进行限制,该办法虽仅仅属于银监会的规章,但是在司法对尚未有明确的认定现实中,有可能影响转让的效力。受让人应注意自己是自然人还是机构,是拆分受让还是整体受让。”赵廉慧提醒转让主体在转让之前一定要先根据银监会规章明确自己的权限,以免影响到转让效力。

  亟需统一的交易平台

  昆仑信托法务部总经理马荣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流通问题是制约信托业发展的主要瓶颈,如果能够建立一个统一的转让交易平台,打破投资者后顾之忧,将会有更多投资者涌进信托投资领域。信托发展的关键点在于资金能进能出。交易平台的统一化是迟早的事,即使你不做将来肯定会有人出来做。”

  “根据我国信托法的规定,除了法律明文规定不能转让的信托(如养老金信托、残疾人保护信托、医疗金信托的受益权原则上不能转让)之外,原则上信托受益权都能转让。既然法律并未明确禁止信托的转让,而且投资者又有转让需求,那么转让就会成为常态。”赵廉慧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孙强告诉记者:“目前信托属于非标准化金融工具,具有私密性。目前的信托受益权交易平台还比较分散,如果能够打破交易的地域限制,作出一个统一的交易平台,将会大大提高交易效率。”

  “第三方交易平台不规范、缺乏公信力;信托公司自己的转让平台作用亦有限;现有的金融交易所也具有地域性、且并非专门针对信托受益权转让而设置,其参与主体受限,所以不能实现受益权的高效转让。”赵廉慧对记者说。

  “从理论上来讲,如果能够建立一个全国性的信托转让平台,信息会更加集中,流转效率和匹配成功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因为转让具有双重耦合性,转让方愿意转,受让方愿意接,统一的产品,相同的期限。只有打掉双重耦合性,把非标准化的产品变成标准化的产品,才能从根本上提高信托流转效率。”陈康对记者称。

  陈康希望一个全国性的信托统一转让交易平台能够早日建成,因为公共的转让平台是信托业的基础设施。“如果我们是出租车公司,他们就是加油站,他对我们不仅不会产生负面影响,还会有促进作用。”陈康对记者说。

  •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凡注明 “多盈金融原创”之作品,未经多盈网书面授权,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均不得转载、摘编或者采取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获书面授权的,注明来源多盈金融。违反上述声明对多盈金融合法权益造成侵害的,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作品中的材料及结论仅供用户参考,不构成操作建议。获取书面授权请发邮件至:academy@51duoying.com
  • 第94133期

    经过了一年多的小步快跑的改革,人

关于多盈讲座

知识就是金钱!多盈网(www.51duoying.com)为广大投资者精选、梳理理财知识,以在线讲座的形式为大家答疑解惑,致力于让每位用户成为专业的投资者!

  • 存款时限 活期 整存整取 整存零取
    3个月 0.35% 1.1% --
    6个月 0.35% 1.3% --
    1年 0.35% 1.5% 1.35%
    2年 0.35% 2.1% --
    3年 0.35% 2.75% 1.55%
  • 贷款时限 商业贷款 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
    1年以内 4.35% 2.75%
    1年至5年 4.75% 2.75%
    5年以上 4.90%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