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盈理财APP

    打造您的超级银行!

客服热线: 400-009-1833

河南两地争夺高铁站再燃战火 民间发起保路运动

  • 来源:多盈金融
  • 2015-01-29
  • 热度 ( 415℃ )




邓州新野高铁站争夺记
  两城民间组织发动“保路运动”争取高铁站;目前站点初定两城中间邓州东站;专家称该方案最优,地方政府应顾全大局
  1月27日,新华社报道了全国多地围绕高铁走线、设站而展开的“争路运动”。报道列举了多地采取“舆论战”、官方公关、“群众施压”的现象,称“争路运动”体现了地方的“高铁政治经济学”。
  记者在河南采访也发现类似现象。去年9月起,河南的新野、邓州两地民间先后发声,要求郑万高速铁路襄阳到南阳段在自己家乡设站。随后,两个城市的民间团体在全国多个城市发起各种形式的保路活动。这些活动背后,游子看到了家门、商户看到了商机……
  专家提出,高铁线路不能应局部民意随意更改,地方政府要考虑大局。
  1月14日,河南新野、邓州的保路运动再燃战火。
  “起因是河南省政府再次向铁路总公司发函,支持郑万铁路在邓州东设站方案。”一位新野民间保路者告诉记者。
  2015年初,一则河南省人民政府向铁路总公司发出的《关于郑万铁路邓州东站站址方案意见的函》传出,函中提出建议采用“在湖堰村设邓州东站方案。”
  据记者了解,这一方案是去年年底新推出的方案,被两地民间保铁者称为“第四方案”。
  郑万铁路始发河南郑州,终点重庆万州,是中国铁路网规划中一条重要的客运专线。
  邓州、新野两地“高铁争夺战”已断断续续持续了近半年,“战争”源于郑万高铁的河南段的站点究竟设在邓州还是在新野。
  “保路运动”的实战经验
  邓州和新野两地民间保路运动的形式创意百出,除了发动签名活动,还有各种宣传攻势
  邓州人孙洋,在北京工作,2014年11月16日也投入“保路运动”,他在西直门拉开了“我们在北京,支持邓州高铁设站”的横幅。随后,苏州、重庆、上海、武汉等十几个城市的邓州人都掀起签名活动。
  保路运动的形式创意百出,邓州一位保路人士身穿皮衣、头戴皮帽、登上天山,在冰天雪地里拉起保路横幅。
  还有邓州网友创作了一首邓州高铁进行曲《邓州高铁版天路》:“黄昏我站在肥沃的田野,盼望高铁修到我家乡,一条条巨龙风驰电掣,为库区人民带来安康。”
  “邓州同乡会”逐步推动各地的活动。而河南新野民间的“保路运动”已发起三个月。
  “新野保路联盟”发起人王红勇说,他们已经有丰厚的“实战经验”,“战法战术娴熟”。而“邓州没什么新意,完全照抄我们此前的活动” 。
  但面对邓州在全国掀起的保路活动,王红勇还是感到了压力,“要在气势上压过他们(邓州)。”
  “邓州同乡会”组织五六人上街拉签名请愿,“新野保路联盟”则组织上百人上街;邓州保路者去天山拍照,新野保路联盟成员就到美国白宫留影。
  王红勇等人用不同方式向不同人宣传。给农民兄弟做工作,王红勇会说,“他们占了我们的地,还要抢我们的高铁。”听到这,农民们就不高兴:“这不中!”
  新野保路联盟还吸引了高学历人才加入。其中,有四位保路女士:一位城市规划专家,一位公务员考试专家,一位注册会计师,一位计算机专业博士,他们是保路联盟的智囊,能对新野设站的合理性做出详细分析。
  资金来源主要依靠“众筹”——全国各地的保路成员的捐款。截至11月19日,邓州同乡会募集到三千多元。新野保路联盟则已有4万元。
  王红勇手机里,有37个群,包括策划研究群、活动策划群、活动执行群等。他会把任务分包。
  高铁经济学
  高铁对民众意味着更便捷的交通,对开发商意味着更高的房价,对城市发展意味着更多的机会
  民间的保路情绪日益高涨,除了对故土的支持和热爱,还有对便捷交通的向往。
  “为什么打破头也不让步,到最后也要拼死一搏?因为高铁对我们老百姓太重要了。”新野人王岚在重庆万州开服装店,因为没高铁,从新野到万州,要十六七个小时。
  邓州人薛小山对高铁同样充满期待。他在北京当过群众演员、音响师,后回邓州开影视公司,因交通不便,北京很多朋友不愿来邓州帮忙。所以他加入了邓州的保路活动。
  高铁过境,最直接带动的是房价。两城网友在舆论战中,都指责对方背后有房地产商的支持。
  新野一位地产公司高管告诉记者,公司没有在物质上支持新野保铁组织,但希望高铁能在新野设站。“目前,新野房价每平米约三千元,若有高铁站,每平米将能到四千元。”
  邓州、新野两地政府也都表达了高铁对城市发展的重要。
  “如果高铁站设在邓州,邓州不但进入中原城市群一小时经济圈,还将直面全国,进入大城市的快车道。”邓州市发改委副主任贾其斌说。
  新野人认为,他们更需要高铁。作为农业大县,新野经济曾排名南阳市前列。但随着各地工业的发展,新野开始落后。
  “因为新野没铁路,没高速公路,交通不行,工业就不容易起来。假如高铁站不落在新野,新野将机会更少。”新野宣传部一位官员称。
  讲政治还是讲原则?
  铁路线路的改变,原本计划在邓州设置的高铁站,因“取直原则”令新野成为新选择
  郑万高铁的站点设置原本十分明确。2012年,最初规划的线路是从河南南阳到湖北十堰,按“取直原则”,线路从邓州穿过。邓州设站毫无疑义。
  但不久,湖北段高铁站从十堰改到襄阳西,2014年5月,又改至东津新区。这一改动,令邓州站点不在直线上,而临近的新野更符合“取直原则”。
  当时,负责铁路设计的铁四院专家提出三条线路方案:其中有两个在新野设站,一个在邓州设站。原本毫无争议的高铁邓州站,如今要与新野争夺。
  在两个城市的保路运动中,邓州讲“政治”,新野讲“原则”。
  邓州的“政治”由头,来自2012年国务院批复的一份《丹江口库区及上游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规划中,邓州被明确为丹江口水库及上游地区“区域中心城市”。规划提出要在基础建设等方面给予支持,其中就提到铁路建设。
  新野则依据的是“取直原则”。
  2014年8月2日,《南阳日报》刊发文章,显示郑万高铁将设站邓州东。
  很多新野人觉得是邓州市做了省里工作。王红勇说:“我们的站被他们抢去了。”
  新野网友开始着手搜集证据,证明高铁站原本就是新野的。证据包括:相关部门对新野东线的勘测痕迹照片,以及目击过勘探现场的村民电话。
  但邓州人并不认为夺了新野的高铁站,一位邓州网友说,“高铁站是我们已经烤熟的山芋,却被新野盯上。”
 至少该叫新邓站
  随着新野民间声音激烈,10月中,河南省推出在邓州新野中间设邓州东站方案,兼顾邓州新野两地
  2014年8月中旬,新野网友咨询河南省发改委高铁设站问题,收到回复称“为解决新野不通铁路问题,我委已争取铁路总公司同意,郑万铁路……设邓州东站,该站位方案距邓州市区16公里,距新野城区仅有14公里。”相比此前,这算是个折中方案。
  但该回复让王红勇等新野网友不满,“高铁站本来就是我们的,现在却好像是可怜我们。我们要在新野设站,不要邓州东。”
  不满情绪在网上蔓延,王红勇发起倡议:组织保卫高铁站的签名活动。2014年9月2日签名活动当天,新野文化广场来了9000多人。
  新野万人签名保路活动被媒体报道后,很快在网上传开。全国各地的新野籍人士云集论坛,参与讨论。
  2014年10月2日,分布在北京、上海、郑州、深圳、福州等地的70多名热心人士赶回新野,举行“郑万高铁过境新野民声论坛”,商讨保铁活动,组织成立“新野保路联盟”,随后,在全国十余个城市举行了保路运动。
  10月间,“新野保路联盟”先后编制出《新野邓州高铁争议始末》,制作出高端大气的新野高铁站效果图,还制作新野高铁版《小苹果》视频,新野大妈们根据该视频,跳起了广场舞。
  邓州也有网友关心高铁站归属,但只是零星地在论坛上与新野网友论战“交火”。那时,相较于新野民间活动的激烈频繁,邓州民间力量可谓风平浪静。
  随着新野民间声音愈发激烈,10月17日,河南省专门组织专家召开会议,推出的方案正是此前河南省发改委回复网友时提到的邓州东站方案。
  “中间站点叫什么名字呢?”新野保路联盟一位主要成员说,“这关系一地的荣誉,至少该叫新邓站吧。”
  对于这个新方案,邓州官方表示欢迎,邓州市发改委副主任贾其斌告诉记者,这次会议上提出在邓州新野之间设站,邓州已做出很大的让步。而新野宣传部一位官员则表示,新野不满意这一方案,仍希望在新野设站。
  “重庆会议”大转折
  河南省的折中方案未获铁道部专家首肯,专家提出离新野更近的设站方案,遭到邓州官方反对
  新野保路活动开展之初,新野人的一些动作让邓州人摸不着头脑。邓州水果批发商王海洲说,2014年10月底,在新野的两个零售商突然不和自己合作了,他为此困惑好久。
  邓州人的“冷静从容”,在“重庆会议”后发生改变。
  2014年10月30日至11月5日,中国铁路总公司组织专家,对郑万铁路现场踏勘,并在重庆召开评审会。邓州常务副市长、市发改委主任等官员参加会议。
  邓州市发改委副主任贾其斌透露,会上讨论站点设置时,评审小组组长、铁道部工程设计鉴定中心的任润堂提醒参会专家:“你们是做铁路的,不要考虑太多的政治因素”。
  邓州发改委一位官员说,任润堂的话让一些参会的邓州官员不满。邓州市多次提交给河南省政府的《关于明确郑万铁路设邓州东站的请示》中,反复将“邓州为南水北调库区移民城市,豫西南地区中心城市之一”等“政治因素”作为设高铁站在邓州的理由。
  “如果不考虑政治因素,等于对邓州釜底抽薪。”邓州发改委一位工作人员说。
  依照铁路设计原则,在新野设站,线路顺直,可节省建设成本13亿元,节省运行时间两分半钟。
  会上,原本的邓州东设站方案被专家认为不是最佳方案,并补充研究新的设站方案,新方案距离邓州20公里,新野6公里。
  一位到过会场的新野保路者告诉记者,会上争论很激烈。看到事态不利,邓州有领导说:“我代表邓州180万人民要求在邓州设站。”专家反驳:“你们谁也代表不了。”争论到最后,邓州有领导说:“我们坚决要求在邓州设站。”专家针锋相对:“我们坚决要求在新野设站。”
  记者向邓州市发改委求证,一官员承认在小组讨论线路规划时和专家有争论,但不愿透露更多细节。
  贾其斌告诉记者,会议结束后,邓州参会领导前往专家任润堂住处,陈述邓州设站理由,被驳斥。记者联系铁道部工程设计鉴定中心,向任润堂求证,但至今未获回复。
  重庆会议的结果,贾其斌表示很难接受,他告诉记者,“《丹江口库区及上游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规划》是国务院的顶层设计,里面明确提出支持库区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郑万铁路是局部规划,应该服从顶层设计。”
  新野县发改委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国家重大项目立项在可行性报告被发改委批复前,没有什么是固化的。”
  去年11月10日,邓州人聂文得知邓州失利,次日,他在同乡会发起倡议:号召全国各地邓州同乡会分会,拉横幅,进行保高铁活动。
  邓州、新野两个主要的民间保铁组织“邓州同乡会”、“新野保路联盟”开始正面对决。
  “邓州东站点基本敲定”
  12月24日,河南省人民政府意见函提出“第四方案”,再次提出设邓州东站,专家王梦恕称地方政府应顾全大局
  2014年11月26日晚,河南省邓州市发改委副主任贾其斌语气坚决地告诉记者:“如果最终定在新野站,就算郑万铁路动工,我们邓州180万民众也要坚持到底。”
  新野官方十分低调,记者向新野县县委书记常英敏发去采访要求,被拒绝。一位新野保路人士称,“新野官方也在争取”。
  11月28日下午4点多,两辆宣传车沿着新野县朝阳路穿街而过,高音喇叭以激昂腔调重复着:“在这大敌当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请你放下儿女私情,加入到保铁运动中来!”
  11月30日下午,“邓州保高铁签名声援活动”在人民公园举行,宣布:让我们180万邓州人民迫切需要高铁的心情,以最快最真挚、最热烈的形式走进全国人民的视野中!
  12月24日河南省人民政府向铁总发出《关于郑万铁路邓州东站站址方案意见的函》出现在网络上。再次引起双方保路人士关注。
  意见函中“第四方案”提出的站点为湖堰村,这一地点紧邻10月17日河南省组织专家推出的邓州新野中间的邓州东站。“这是省里定的。”贾其斌说。
  邓州市发改委另一位官员告诉记者,“站点基本敲定,设在邓州东。”
  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铁路专家王梦恕认为,郑万高铁是高铁线路网中的主干线,线路设置是铁总、国家相关部委及各省级政府研究决定的,县市级地方政府有权建议,没有权力干涉线路和站点设置。
  王梦恕介绍,中国高铁网规划有既定原则,即除了乌鲁木齐和拉萨,所有省会到北京的运行时间都要在8小时内。在这个原则之下,就是线路尽可能拉直,但考虑到社会经济效益,在比较大的城市,可以适当弯曲。
  王梦恕说,鉴于对高铁速度要求和对经济社会效益的考虑,目前在邓州和新野之间设邓州东站是最优方案。对于既定方案,两边的政府应该支持,顾全大局。
  根据一份河南省《省长办公会议纪要》显示,郑万铁路河南段“2014年年内力争开工建设”。“但现在已2015年1月,郑万线河南段的方案还未向社会公布,更别谈施工。”邓州一位民间人士表示,“最关键的时刻就要到了。”

  •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凡注明 “多盈金融原创”之作品,未经多盈网书面授权,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均不得转载、摘编或者采取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获书面授权的,注明来源多盈金融。违反上述声明对多盈金融合法权益造成侵害的,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作品中的材料及结论仅供用户参考,不构成操作建议。获取书面授权请发邮件至:academy@51duoying.com
  • 第94133期

    经过了一年多的小步快跑的改革,人

关于多盈讲座

知识就是金钱!多盈网(www.51duoying.com)为广大投资者精选、梳理理财知识,以在线讲座的形式为大家答疑解惑,致力于让每位用户成为专业的投资者!

  • 存款时限 活期 整存整取 整存零取
    3个月 0.35% 1.1% --
    6个月 0.35% 1.3% --
    1年 0.35% 1.5% 1.35%
    2年 0.35% 2.1% --
    3年 0.35% 2.75% 1.55%
  • 贷款时限 商业贷款 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
    1年以内 4.35% 2.75%
    1年至5年 4.75% 2.75%
    5年以上 4.90%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