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盈理财APP

    打造您的超级银行!

客服热线: 400-009-1833

亚行行长对亚投行“指手画脚” 楼继伟当即反驳

  • 来源:多盈金融
  • 2015-03-24
  • 热度 ( 110℃ )

《新闻1+1》:亚投行的“博弈”!
  解说:
  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倡议应者众多。
  新闻播报:
  到本月底,最终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数量会超过35个。
  解说:
  但有人做事,有人却不愿就事论事。
  美国务院新闻发言人普萨基:
  是否加入的决定,但是对于未来要加入,亚投行的成员来说推动采用高标准十分重要。
  解说:
  唯一发起国,第一大股东,中国将会起到怎样的主导作用?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
  是责任,是担当,中国将遵守国际通行准则,中国不会以老大自居。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亚投行的"博弈"!
  演播室主持人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最近几天,“要不要参加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成为不少国家首脑要考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有的国家是出人意料的来了,那有的国家是仍在观望。那好了,亚投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为什么是否加入亚投行会让这样多的国家的首脑费如此的思量呢?今天我们就一起来关注这个话题。
  解说:
  截止日期临近,还有不少国家需要加快做出自己的决定,那就是是否申请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今天,澳大利亚称,他们会很快宣布是否加入的最后决定。而韩国则表示,最快也将会在下周,宣布是否提交加入申请。
  新闻播报:
  随着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卢森堡、瑞士等国家提出加入亚投行的申请,到本月底,也就是申请成为创始国的截止日期,最终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数量会超过35个。
  解说:
  今天,已经确定会提交申请加入亚投行的国家为27个。昨天,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表示说,“美国欢迎亚投行来增强国际金融结构,和现有的世行、亚开行共同筹资将确保基金高质量、高标准运营。”这个表态,与之前的态度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
  我们需要搭建一个专门的基础设施融资平台,以充分利用本地区充裕的储蓄,亚投行将和现有的多边开发银行合作,撬动私营部门的资金,促进亚洲基础设施的建设。
  解说:
  去年10月24号,由中国牵头,21个亚洲国家正式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目的是为了尽可能满足亚洲地区基础设施融资需求巨大的客观需要。当时中国政府曾向很多国家发出邀请,很多欧洲国家,以及澳大利亚和韩国都表现出了兴趣,但迫于外部压力,这些国家当时表示说,暂时不加入。
  时间到了今年3月12日,英国宣布加入亚投行,成为第一个宣布加入亚投行的西方发达国家。英国此举,立即招来美国和日本的公开批评,但总部设在伦敦的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联合主席大卫·马什却表示,英国加入亚投行的决心不会动摇。
  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联合主席戴维·马什:
  在英国看来加入亚投行完全是出于本国利益考虑的,我认为总的来说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即便华盛顿有那么几个政客指手画脚,也不可能影响到英国政府的决定。
  解说:
  就在英国宣布加入之后,3月17号,法国、德国、意大利也表示申请加入亚投行。截止到目前为止,提交申请加入的国家中,不少都是美国的盟友。
  美方是否游说同盟国不要加入亚投行?美方自己是否会考虑加入亚投行?
  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拉特克:
  我们认为有必要加强基础设施投资,任何新的多国组织都必须包含高的标准,国际社会也为类似世界银行以及区域发展银行建立了一系列标准,我不会透露我们与其他盟友国家对话的细节,但我们认为亚洲投资银行需要包含高标准的立场是很明确的。
  解说:
  面对不断扩大的亚投行朋友圈,有媒体评论说,不管美国态度如何,对于英、法、德、意大利等加入的国家来说,加入亚投行,更多带来的,是机遇。
  主持人:
  好,我们通过一张图来提纲挈领的了解一下亚投行是怎么来的。在2013年的时候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雅加达提出要筹建这个亚投行,一年之后2014年的10月24号,中、印还有新家坡等21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约,共同决定成立亚投行。
  在这之后的半年,亚投行就有一个黑马的姿态闯进了国际金融体系,那么引发的结果是很多仍然是目前我们看到的是一些戏剧性的情节。那好了,最让人关注的是刚刚不久之前,3月12号英国向中国提交了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这样一个确认函。那么之后又法、德、意加入了亚投行这样一个行列。
  好了,接下去我们就请教一位专家,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的秘书长张燕生,那张先生您看,我们来分析一下英国的这次的做法,在以往的人们的印象中英国的经验往往都是跟随着美国。但是这一次根据美国人自己的说法,可能在这个是否加入亚投行成为创始成员国这个问题上,英国居然没有跟美国商量就自己做出了决定,您怎么看英国的这次选择?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
  我想英国的选择一定是理性的,因为我们知道英国应该在现代的资本主义国家中间它是最成熟的。刚才我们讲说英国跟随美国,但是永远不要忘记,在二战结束之前,一直都是美国跟随英国,也就是即使英国的实力被美国超越了100年里,英国始终是美国的追求者。因此也就是说这次我们会发现这个世界又开始发生新的变化,也就是英国又采取了跟美国完全不同的行动,我相信这是理性的。
  主持人:
  如果说是英国是一个很理性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话,那么中国的两个邻国,日本和韩国在是否加入亚投行成为创始成员国这个问题上,却一直呈现出一种犹豫不决的这种姿态。您怎么看这两个国家的选择?
  张燕生:
  那么首先来讲也就是说日本和韩国来讲,应当将参加这个亚投行他们应该是利益最为攸关的,因此应当期待他们是最积极的。但是我们会发现实际上韩国早就表示了它有希望参加亚投行的这种愿望,但是我们就讲确实有某些大国也就是对韩国进行了劝阻。也包括像美国的盟国澳大利亚,也是被某个大国劝阻。我相信如果让它们自由选择的话他们一定会成为20几个成员中间的一分子。
  主持人:
  我们再来看美国的态度,因为美国不得不承认它是当今国际金融秩序的这样一个领导者,那么一开始它的态度媒体报道说,它是含蓄表达了自己并不想让它的盟友加入到这样的一个机构中来这么一个意图,但是昨天美国财政部又放出这样的话说,对于亚投行表示欢迎。怎么看它这种态度的微妙的变化?
  张燕生:
  原因非常简单,也就是美国为什么会对英国的表示表示强烈不满。因为从美国来讲,原来是想跟7个盟国一块来讨论,也就是采取什么样的策略能够共同的对待中国的亚投行,采取一致行动。但是当它发现了英国、德国、意大利和法国都纷纷的要求加入的时候,也就是它协调立场的行动的失败的情况下,也就是它不得不表示也就是对这个大势所趋的,就是它的盟国纷纷加入亚投行这件事情,采取了这种新的态度。
  主持人:
  好,那么刚才我和张先生之间彼此了解了一下,个为什么有一些国家采取加入有一些国家采取观望的态度。那接下去我们就来关注这样的一个问题,中国为什么要主导这样的一个亚投行?那么亚投行是因何而生?又要解决什么问题的?我们继续关注。
  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
  亚投行成立以后,只要遵照最佳实践,确保能够减少对环境的影响,能够有一些保护措施的话,我认为亚投行可以很好地满足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
  解说:
  就在昨天进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当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指点”未来的亚投行要有“最佳实践”时,却引来了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的公开反驳。
  财政部长楼继伟:
  我不认可最佳实践,谁是最佳?刚才中尾武彦行长也说到,亚开行需要进一步改革,如果最佳就不需要改革了。西方有时候提出一些规则我不认为是最佳的。
  解说:
  事实上,楼部长的回答,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亚洲发展中国家对现行国际金融秩序的不满。目前,世界上两大国际金融机构分别是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美国在这两个组织中都是第一大出资国,拥有一票否决权。而在亚洲,则有美国和日本共同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简称亚行。
  根据规则,无论是世界银行还是亚洲银行,要获得他们的贷款,都要在政府透明度、意识形态等方面通过考核,还有环保、雇佣、招投标等方面的多种要求。各种考核动辄需要一两年,不但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更有可能延误时机。但除了条件苛刻、效率不高之外,更大的问题,还是这些金融机构根本无法满足需求。
  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阿米德·谢里夫:
  根据亚行的测算,亚洲地区每年需要8000亿美元的投资额,但是亚行(亚洲开发银行)只能提供5%。因此,亚洲多国都认为,需要筹集更多的资金和资源,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中。由此看来成立亚投行意义重大。
  解说:
  需求是8000亿美元的投资额,但是亚行只能提供5%,这个巨大的缺口数据在今天不断被媒体提起,而这只是每一年的平均缺口。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预测:2010到2020年,仅亚太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就需要投入8万多亿美元的资金,而现有的多边开发机构显然难以满足。事实上,由于资金投入大、建设周期长,基础设施建设的融资,仅凭各国一己之力,的确难以解决。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显然是一件非常正确的事,顺应亚洲各国所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
  我觉得我们会很愿意和亚投行合作,我不想代表世界银行来表态,但我听说世界银行非常愿意和亚投行合作,因为在全球合作很多地区,尤其亚洲地区需要建设大量的基础设施。所以,我觉得还是合作的空间更大,竞争应该比较少吧。
  主持人:
  在短片中也提及了,昨天的一番对话应该说是很有玄机的,那么就是亚开行的行长中尾武彦说“只要亚投行能够遵照最佳实践,就可以很好的满足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的需要。”而财政部委楼继伟马上就说“什么是最佳的实践?”
  好了,针对这样的一个最佳实践的问题我们继续请教秘书长。您看,您怎么看这个中尾武彦提出来的这个最佳实践和财政部长的反驳?
  张燕生:
  首先来讲我们可以看到武彦行长这个最佳实践,实际上代表的是传统的西方的观念,也就是西方的就是最好的,也就是我们新诞生的亚投行只要按照西方的那套规则办,那么就一定是符合最佳实践的。那么我们楼继伟部长反驳我认为他是非常正确的。因为这个最佳实践有三个问题,实际上使我们楼部长不得不反驳。第一个问题,也就是这个最佳实践是二战结束以后,在布林顿森林体系和二战的国际新秩序的调节下建立起来的,因此是西方主打的。第二个他们在帮助发展中国家的时候往往是有条件,也就是包括一些政治上的、民族上的、人权方面的等等,也就是不按照本国的价值准则所推行的这种最佳实践。那么第三个问题也就是他们在解决这个发展中国家国家的实践方面,往往是用西方的标准来衡量。因此我非常的同意楼继伟部长的话,也就是说这个最佳实践,一个你们本身在改革,一个另外一个发展中国家中的实践实际上是要从本国的国情出发,来衡量。
  主持人:
  有日本的媒体是做出这样的评论,说中国之所以会主导成立一个亚投行,在某种程度上是日美联手逼出来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亚行从1966年开始所有的总裁都是由日本人来担当,那么另外一个中国一直要求要提高在亚行里面的出资额,但是都被美、日给拒绝了,所以今天这样一步完全就是美、日逼出来的。您怎么看待这种评价?
  张燕生:
  首先来讲我们可以看到在2014年的GDP的增长情况看,也就是中国的2014年的GDP是10.3万亿美元。而日本的2014年的GDP是4.9万亿美元,也就是日本的GDP也就是还不到中国的一半,但是带亚洲的金融和开发的这些事务中间,中国却没有话语权和投票权,从这个角度来讲,它没有反映当前这个变化了的亚洲的现状和整个世界变化的现状。
  主持人:
  您觉得因为亚投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在亚洲地区的一些国家,来满足他们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过程中,对于资本的需求。那么目前的这个亚行可能无法满足这种巨大的需求,那么未来即将成立的这个亚投行,又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满足这些过程的需求?
  张燕生:
  实际上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众人拾柴火焰高”,也就是我们大家知道就是现有的这些开发性金融机构,包括实际银行,包括亚洲开发银行,应当讲他们跟我们的地区的基础设施的投资需求来讲,他们有着巨大的缺口。那么中国我们成立亚投行以后,按照它的这个计划金额是1000亿美元,那么众人拾柴火焰高,也就是中国增加了一把柴火,那么下一步在中国的带动下,将会有更多的社会资本、商业资本和其他国家的一些长期的投资者的一起长期资本,进入到这个领域,那么我们亚洲的长期融资工具的缺失,和基础设施的缺失问题就会得到大大的改观。
  主持人:
  这个亚投行的目的很明确,那么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一下这个希望成为创始成员国,刚刚提出申请的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还有卢森堡还有瑞士。就是外交上有一句话叫“国与国之间永恒的利益”,那么这些国家希望加入这个亚投行,它们希望得到什么样的回报?是经济上的回报多一些?还是政治上的回报多一些?
  张燕生:
  那么首先来讲,一般的就是学者们经常会讲,就是大国他们在考虑回报的时候更多的是非经济的回报和政治上的回报;而小国当他们讲回报的时候往往讲的是经济上的回报。那么我们刚才讲的这些国家呢像英国、像德国、像意大利、法国它是全球的经济大国,因此它考虑的回报更多的还是政治上的而不是经济上的。当然对他们来讲,经济上的回报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知道亚投行,这个亚投行也好,还是一带一路也好,它都将有大量的基础设施,也包括交通基础设施,也包括能源基础设施,也包括通讯的基础设施,因此可以给他们带来很大的机遇。但另外一个方面呢,也就是我们可以看到当前的世界正在发生一个巨大的变化,因此非经济的回报对这些大国来讲也是非常重要。
  主持人:
  好,张秘书长。那么刚才我们分析了不同的国家的一些心态,那接下去我们要关注中国是亚投行的这样一个主导国家,中国未来将会在这个亚投行里面发挥一个什么样的作用?继续关注。
  楼继伟:
  在进到这个房间之前我们两个有一个双边会谈,我们是互补关系,我们正在讨论下一步怎么合作。
  中尾武彦:
  我一直在说,完全可以理解中国要成立亚投行,因为亚洲地区有非常大量的基础设施需要投资。楼部长刚才也说了,亚投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更多是合作、互补的关系,而不是竞争的关系,我觉得两家银行可以合作,为亚洲做更多的事情。
  解说:
  互补,合作,这是中国筹建亚投行以来,不断强调的两个词。作为亚投行的唯一发起国,中国将会起到怎样的主导作用?又会为中国、亚洲,乃至于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楼继伟:
  亚投行的建立要为亚洲地区的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区域内的共同繁荣发展服务,所以这是它的目的。
  解说:
  目前,由于亚投行的出资份额是按国家经济规模来划分比例,因此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将最多可出资50%,在亚投行中占据第一大股东的地位,这也让中国在亚投行未来的运行中占据了主导权。
  金立群:
  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不是特权,而是责任,是担当。中国将遵守国际通行准则,中国不会以老大自居,有事好商量,尽量以达成一致的方式决策,而不是靠投票权来决定。
  解说:
  包容性、开放性与建设性,是中国在倡导和筹建亚投行时坚持的理念。由于亚投行侧重的是基础设施建设,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在定位和业务上的重点不同,而这也让亚投行有了跟现有多边开发金融机构不一样的规则。根据了解,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目前,各意向创始成员国同意将以国内生产总值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按照目前工作计划,预计亚投行在2015年底前投入运作。
  金立群:
  我们重视国际多边金融机构的治理原则,重视涉及环保和移民的安全保障政策和其他国际通行的原则,促进绿色经济和低碳经济的发展。
  主持人:
  刚才在短片中我们也引用了亚投行临时秘书长金立群他说的这样的一句话“中国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不是特权,而是责任是担当,中国不会以老大自居。”好了,张秘书长您怎么看中国在亚投行里面的要发挥的主导作用?主导作用怎么理解,是中国说了算,还是说遇到事大家商量着来?
  张燕生:
  首先来讲我们想中国的这个主导实际上也就是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那么它的主导实际上也就是使这个今后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好,还是亚洲的各个方面的发展也好,也就是更多的能够顾及或者照顾到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那么这个方面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如何能够实现平衡性增长,也就是在整个的亚洲地区也就是我们讲它的地区和城乡都能够保持一个平衡的增长。第二个就可持续增长怎么能够实现绿色和低碳。第三个方面就是怎么能够包容性增长。包容性增长就是使亚洲的绝大部分的国家和人民有机会公平的参与,并且能够公平的享有。因此这个基础设施的先行官实际上它是一个第一步,那么后面它会带动整个亚洲的发展,因此中国主导,实际上核心的问题就是反映了亚洲的广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的利益和权利。
  主持人:
  那人们也很想知道,就是未来这个亚投行之间,因为现在有区域内国家,有区域外国家,有东方国家,有西方国家,当遇到事情要做出决定的时候,应当用一种什么样的机制?是磋商的机制,还是说就是这种投票的机制,不知道是哪一种?
  张燕生:
  我个人想,金立群先生已经讲了,也就是说今后的亚投行会采取现代的这种,我们叫现代治理结构来治理,也就是说,而且他表现出就是我们的这个主导的主要的成员国你要担当,那么要担当的实际上讲的是一份责任。因此在决策的时候,我相信还是由我们这个亚投行的最高的决策部门,采取它们内部的决策机制来做出决定。
  主持人:
  最终一个很小的问题,就是未来怎么能够保本不赔?因为基础设施的投资总是投资大要周期长,有可能赔本吗?
  张燕生:
  我们知道赔本不赔本实际上来讲我们知道这个基础设施无论是交通的基础设施,还是能源的基础设施,还是我们讲通讯的基础设施,它都是长期的资产。而且绝大部分都是长期的优良资产。因此只要它和长期的覆盖结构相匹配,那么它就合理。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那么节目的最后我们引用昨天亚投行临时秘书长金立群先生的一句话,他说“亚洲大陆茫茫大地一望无际,太平洋印度洋浩浩荡荡,完全容得下所有的这些机构,我们相信绝不会发生互相踩踏的事件。”
  好,这就是今天的节目,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凡注明 “多盈金融原创”之作品,未经多盈网书面授权,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均不得转载、摘编或者采取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获书面授权的,注明来源多盈金融。违反上述声明对多盈金融合法权益造成侵害的,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作品中的材料及结论仅供用户参考,不构成操作建议。获取书面授权请发邮件至:academy@51duoying.com
  • 第94133期

    经过了一年多的小步快跑的改革,人

关于多盈讲座

知识就是金钱!多盈网(www.51duoying.com)为广大投资者精选、梳理理财知识,以在线讲座的形式为大家答疑解惑,致力于让每位用户成为专业的投资者!

  • 存款时限 活期 整存整取 整存零取
    3个月 0.35% 1.1% --
    6个月 0.35% 1.3% --
    1年 0.35% 1.5% 1.35%
    2年 0.35% 2.1% --
    3年 0.35% 2.75% 1.55%
  • 贷款时限 商业贷款 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
    1年以内 4.35% 2.75%
    1年至5年 4.75% 2.75%
    5年以上 4.90%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