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盈理财APP

    打造您的超级银行!

客服热线: 400-009-1833

中石油油田无偿收回油井 投资人讨公道被强制遣返

  • 来源:多盈金融
  • 2015-03-25
  • 热度 ( 1828℃ )

 “我给你说个情况,今天早上5点多,派出所的人到宾馆把他们30多人全部叫去,想把他们遣返原籍。”
  3月15日上午,因有事提前离开北京回到老家兰州的刘得新给记者打来电话。
  刘得新是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青海油田公司(以下简称青海油田)边远油田开发公司小梁山区块25平方公里区域原油开采的40多个投资人之一。他所称的“他们”跟他的身份一样,都是这一区块的投资人。
  据刘得新介绍,这几年来,他们来自全国各地的40多位投资人陆续开发了199口油井,累计上缴原油20多万吨,由于青海油田的原油收购价格极低,每吨只有800多元,致使他们平均单井投资年亏损近20万元。特别是今年年初,在他们这些实际投资人不知情的情况下,青海油田和茫崖涯美油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茫崖涯美公司)重新签订了一份一年期的承包合同,不仅承包范围仅限于这些199口成品油井,并且约定到今年年底这些油田资产全部无偿归青海油田所有,这意味着这些已开发的199口油井和已投资而未开发的近千个井位将全部被青海油田无偿收走,而他们40多个投资人的5亿多元的投资将面临血本无归。在多次向青海油田反映情况无果的情况下,他们决定集体到北京向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举报和反映。
  3月12日和13日,30多个从全国各地赶到北京的投资人连续两天前往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但连大门都没有让进去,本想3月16日再次前往,没想到15日就被北京警方带走,要强行遣返原籍。
  劳务承包还是合作开发
  小梁山区块位于青海西北部的海西州茫崖行政区,距离茫崖行政委员会所在地花土沟镇还有100多公里的车程。
  辖区人口只有两万多的茫崖行政区位于柴达木盆地西北部,区域面积达3万多平方公里,其中荒漠戈壁和流动沙丘占全区面积的三分之二以上蕴藏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石棉、天青石、芒硝、煤、铁、铜、铅锌、金、银等多种矿产。
  随着陕西亚美油田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美公司)从青海油田拿到了小梁山区块25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原油生产劳务承包合同,几年来,包括刘得新在内,陆续有来自全国各地的40多位投资人来到茫崖,与亚美公司进行合作开发。
  何谓劳务承包?据3月6日青海油田企业法规处负责人给记者的解释,是指对油田低效难采区块原油生产进行劳务承包,承包方负责采油及到指定地点的运输交接,油田二级单位依据合同按交接数量和合同约定的吨油劳务费单价进行结算。
  记者手头有一份《青海油田公司小梁山区块原油生产劳务承包合同书》,这份签订于2009年3月21日的合同显示:青海油田边远油田开发公司(以下简称边远公司)将小梁山区块面积为25平方公里区域内的原油生产,以劳务承包的形式发包给亚美公司,承包期间所需的开发建设投入资金和生产操作所需资金全部由亚美公司承担,边远公司按亚美公司所交的原油商品量支付劳务费每吨996元;合同期限至2014年12月31日;合同期满,承包方完成原油商品量总指标时,若国家或油田公司上级管理部门政策允许,本合同期限可顺延至2019年12月31日。记者看到,该合同发包方盖章处盖有“中国石油青海油田合同专用章”。
  5亿多投资要打水漂
  多位投资人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说,因为青海油田给出的收购价格太低,亚美公司拿到该区块后自己并没有开发几口井,从2009年3月至2013年6月,亚美公司几易老板,他们又以原油生产劳务联合承包的名义将区域内1000多个井位以20至80万元不等的价格转卖给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进行开发,开发资金全部由这些投资人承担,亚美公司收取油价10%的管理费,扣除税费后,真正的投资人仅能拿到每吨830元的回报。
  “投资一口油井需要资金220多万元,运气不好的打不出油立马投资打水漂儿,运气好的打出来油也是惨淡经营。”一位花200万元从亚美公司手里买了4个井位又花近700万元打了3口油井的投资人向记者倒苦水,“随着油位下降、出油量递减、维修费用大幅提高,现在一口油井一年亏损就近20万元。”
  多位投资人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说,他们多次向青海油田反映情况,要求提高油价,边远公司和青海油田的领导也曾允诺将原来的劳务承包合同改为合作开发合同,提供油价并将合同期限延长至2029年。2014年4月,边远公司与亚美公司和新注册的茫崖涯美公司签订了三方协议,亚美公司将与边远公司签订的小梁山原油生产劳务承包合同转让给了茫崖涯美公司。今年1月初他们才得知,1月4日,边远公司与茫崖涯美公司在未征得他们这些实际投资人同意的情况下签订了《小梁山油田原油生产井劳务承包合同》。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这份合同的主要内容是:边远公司将他们这些实际投资人投资开发的共计199口油井承包给茫崖涯美公司,承包期一年,自2015年1月1日至当年12月31日,承包到期后油田所有不动产“无条件归油田公司所有”。
  “这一纸合同意味着,我们40多位投资人这几年投资开发的199口油井和已投资而未开发的井位,今年年底后将全部无偿归青海油田,我们投入的5亿多元的血汗钱将化为乌有,这让我们感到心寒和恐怖,我们实在无法接受。”多位接受采访的投资人对青海油田的这一做法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不满。
  3月11日,法治周末记者在北京一家宾馆见到了刘得新和伍则坚、孙江等十几位从外地过来的投资人,他们在等着其他投资人从全国各地陆续赶来,准备一起前往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讨说法”。
  来自福建的伍则坚向记者介绍说,2013年1月,他花600多万元买了3口井,到3月份开始作业时发现井坏了,不出油,他又重新打,花了五六百万元,总共投资1000多万元到手的3口油井出油量太低,一天一口井才吨把、两吨,“我们几个亿的投资,青海油田不能一纸合同就给弄没了!”
  青海油田不知情吗
  来自河北张家口的投资人肖桂清,2009年3月,通过朋友介绍,花了600万元从亚美公司买了20口井位,后来又投资1000多万元开发了5口井。“由于油价低,出油量减少,运营成本增高,最近几年每年都赔钱,这些投资大部分都是亲戚朋友一块集资的,因为赔钱,我都已经连续几年不敢回老家了。”
  肖桂清对记者说:“按照亚美公司与边远公司签订的合同要求,所有的投资应该由亚美公司承担,而我们只是出劳务,跟打工一样,挣劳务费,可实际上,亚美公司没有按合同去做,而是招商引资,让我们这些投资人来投资打井,出一吨油才给我们800多元劳务费。”
  “我们又出钱投资,又出劳务,得到的收益只是劳务费。有农民工自己掏钱给人家建楼还出力,却只挣劳务费的吗?我们投资人认为合同本身就不合理。”刘得新对记者说,他们多次向边远公司和青海油田反映油价太低,要求涨价,都被拒绝。
  3月5日,青海油田企业法规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价格问题,合同中有约定,既然合同是有约定,就按合同。”他认为,刘德新等人“他们从来没有跟青海油田签过合同、协议,跟我们没有任何法律关系,他们进来时没有跟我们办手续,亏了找我们,这不公平。”
  关于亚美公司向刘得新等实际投资人转包的问题,这位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说,在去年5月之前,他们不掌握这种情况,合同约定不准转包、分包,去年有些问题出来后下去调研才发现了有转包、分包的现象。
  亚美公司法定代表人朱建森3月12日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则明确表示:“我们的运营模式青海油田是知道的,青海油田还鼓励我们尽快打井,尽快开发。”
  投资人肖桂清也对记者说:“亚美公司当初这样做,青海油田是知道的,是默许的,现在说不知道我们投资人的身份,是想推卸责任。”
  “你们怎么能证明青海油田是知道的?”记者问。
  肖桂清向记者解释说:“边远公司派到小梁山作业区的领导和工作人员还帮忙介绍买卖井位。在生产过程中,边远公司派人监管,我们打井时,他们还到场恭贺我们,祝我们‘油气冲天’。”
  3月11日,在北京的多位投资人从手机和电脑里找出了当初在打井时举办的祭祀仪式现场拍摄的照片和视频资料。他们指着里面的一些人对记者说,这是边远公司的某领导,那是作业区的某领导,他们都是赶来祝贺捧场的。记者看到,其中一张照片里,一位被给记者介绍为某领导的人,正在贡桌前跪着祈福。
  这些投资人向记者反映,最让他们不能接受的是,作为知名央企,青海油田竟存在一步步诱骗投资人的问题。
  多位投资人向记者介绍说,在2012年的时候投资亏损的问题就暴露了,经过他们向亚美公司和边远公司多次反映,青海油田准备2013年与亚美公司把原来的劳务承包合同变更为合作开发合同,收购油价按照国内原油与国际原油接轨价,然后二八分成,青海油田占二、亚美公司拿八。
  “这样一算,一吨油我们能到手两千多块钱,有不少赚头,亚美公司也开始对外这样宣传,于是,2013年又掀起了新一轮的投资打井高潮,全国各地的投资人也纷纷涌来。”刘得新向记者介绍说,到了2013年9月1日,情况突变,青海油田与亚美公司签订合作开发合同的会场都已经布置好,恰在这天,曾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董事长的蒋洁敏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这样,重新签订合同的事情就被宣布泡汤了。
  对此,青海油田企业法规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这个合同没有签订,因此没有生效。他解释说,没有签订的原因跟大形势有关系,当时全国的合作都叫停了。
  茫崖涯美公司2014年5月14日呈送给边远公司的《关于变更2009年3月21日与青海油田签订的小梁山区块原油生产承包劳务合同的请求》中这样介绍合同没有签成后的情况:“去年9月2日《合作开发合同》未签约后,小梁山上就已经人心浮动……由于合同没有续签,合作方心中没底,这也是影响思想情绪的主要原因。”
  上述材料显示,此前的5月7日,在小梁山油田整体处于亏本状态,茫崖涯美公司与作业区及边远公司多次反映无果的情况下,“小梁山全体开发商自发组织到敦煌的油田公司去集体请愿,并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刘得新告诉记者,2014年5月14日这天,他们几十位投资人又集体到青海油田反映情况,青海油田的一位负责人答复他们,已经上报集团公司,说是等集团公司批复下来就跟大家签订合作开发合同。结果,一直等到2015年1月5日他们才知道,在2014年12月31日原来的劳务承包合同到期后的2015年1月4日,青海油田就已经跟茫崖涯美公司新签了一个为期一年的《原油生产井劳务承包合同》。
  刘得新对记者说:“小梁山区块本来就是低效难采,青海油田自己开采不划算,他们一步步骗我们投资,现在还要一纸合同把我们的全部投资化为乌有,作为一家央企,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凡注明 “多盈金融原创”之作品,未经多盈网书面授权,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均不得转载、摘编或者采取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获书面授权的,注明来源多盈金融。违反上述声明对多盈金融合法权益造成侵害的,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作品中的材料及结论仅供用户参考,不构成操作建议。获取书面授权请发邮件至:academy@51duoying.com
  • 第94133期

    经过了一年多的小步快跑的改革,人

关于多盈讲座

知识就是金钱!多盈网(www.51duoying.com)为广大投资者精选、梳理理财知识,以在线讲座的形式为大家答疑解惑,致力于让每位用户成为专业的投资者!

  • 存款时限 活期 整存整取 整存零取
    3个月 0.35% 1.1% --
    6个月 0.35% 1.3% --
    1年 0.35% 1.5% 1.35%
    2年 0.35% 2.1% --
    3年 0.35% 2.75% 1.55%
  • 贷款时限 商业贷款 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
    1年以内 4.35% 2.75%
    1年至5年 4.75% 2.75%
    5年以上 4.90%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