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盈理财APP

    打造您的超级银行!

客服热线: 400-009-1833

信托报表风险观察窗口:寻迹刚性兑付的秘密

  • 来源:多盈金融
  • 2015-05-12
  • 热度 ( 967℃ )

  行至转弯路口,管理14万亿资产的信托业,一年一度的财务报表无疑是全方位了解各公司生态的重要窗口。

  事实上,除了资产规模、营收、净利润等常规数据,仍有诸多细化指标,耐人寻味的地方触目皆是,不乏暗藏各种行业秘密和情绪:依赖于银行体系生存的无奈,刚性兑付带来的兜底压力、不同公司基于历史或现实原因选择的个体化展业路径,其中都可略见端倪。

  关于年报的精细解读系列,21信托研究院此前已推出多年,今年的专题我们将分为上下两篇,上周我们以目前已经出炉的67份年报为起点,洞悉“异动指标”背后的业态逻辑。本周我们还将继续管窥年报中深度隐匿的几项重要信号,以期用理性的观测为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抛砖引玉。

  导读

  即使在项目风险频频传出的多事之秋,所有公司也都明确表示“虽已计提赔偿准备金但并未动用”,而未使用的信托赔偿准备金多数“存放于经营稳健、具有一定实力的境内中资商业银行”或“购买低风险高流动性证券。”

  本报记者 冀欣 北京报道

  行至风口浪尖,风险事件对于信托公司而言似乎在所难免。

  但尽管耳闻诸多,但从目前已经公布的67份信托公司年报来看,关于具体的风险情况几乎都无从提及,但事实上,这早已不是一个能够回避的问题。而风险处置能力,恰恰是如今最能体现机构经营水平的重要考察项之一。

  业内人士透露,观察信托公司的所谓兜底与风险问题,从财务报表中主要应关注四个重点,一是自营资金与信托资产的相互交易,二是自营资产的不良率,三是重大诉讼情况,四是信托公司的赔偿准备金计提。

  “兜底”隐匿财技

  信托公司固有资产与信托财产的交易在实践中并不鲜见,以自有资金投资于本公司发行的信托计划来谋求保值增值本无可厚非,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部分所谓“刚性兑付”运作留下的痕迹也可能在此隐匿。

  当然,即使万不得已需要自掏腰包“兜底”,这笔“支出”或者说“过渡资金”在财务账面上也会处理得非常隐蔽,想仅从表面看出端倪实属不易。

  但基于信托“刚性兑付”的主要路径,一是信托自营资金为企业发放贷款后偿还信托资金,二是自营资金直接认购信托受益权,因此,将“与关联方的重大交易事项”部分作为一个观察窗口,则略可管窥局域。

  信托公司财务报表中,“与关联方的重大交易事项”项下,多数会对“固有财产与信托财产相互交易”情况作出披露。

  一般而言,信托公司以固有资金投资公司自己管理的信托项目受益权,或购买自己管理信托项目的信托资产,都应纳入这一统计范畴。

  在目前已披露的67家信托年报中,当期这部分新增交易规模较大的包括上海信托、山东信托、华宝信托等,而外贸信托、华能信托、金谷信托等则未发生交易。

  另有部分公司这一部分的数据从无到有,例如渤海信托,年初“固有财产与信托财产相互交易”余额为0,2014年则增加了9000万元;还有国元信托,年初同样为0,2014年新增1.54亿元。

  相比此前仍有个别公司对固有与信托财产之间的详细交易情况做出披露,今年则所有公司均选择了“三缄其口”。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在研究“刚性兑付”的财务报表体现时,可以选择上述观察窗口,但必须明确“固有财产与信托财产相互交易”绝不等同于“兜底”数据,其余额及增量多寡都不能用来作为某家公司利用自有资金解决兑付危机的依据,因为对于信托公司而言,至少还有两类情况会反映在这类数据中。

  一是信托公司初期未能募得足够资金,自掏腰包购买部分受益权,随后逐步转给客户;二是在固有资金中配置信托受益权以提高投资收益。

  另外,即使信托公司动用自有资金所谓“兜底”风险项目,也并不意味着会形成绝对损失。刚性兑付,从历史来看,是信托公司为维护市场声誉和规避监管的不利后果而在信托计划发生兑付风险时采取的一种特殊处理的权宜之计,在行业发展初期也确实为警戒提升风险管理能力起到了一定的督促作用。大多数情况下,此举都是为了解决流动性问题,以便争取更多时间,通过司法诉讼、拍卖等方式回收资金。

  自营不良信号

  另外一个风险观察窗口,即为自营资产不良率。

  按照相关规定,信托公司固有资产与信托资产应分开管理。目前各机构所公布的不良资产主要指自营资产的不良部分,即“信用风险资产五级分类”中的次级类、可疑类和损失类资产。

  而从2014年信托公司财务报表披露的情况可以看出,自营资产的不良率走向出现明显的两极分化。

  一方面,对于多次经历行业整顿的信托业而言,固有资产的不良问题中有很大部分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如华能贵诚信托2014年末自营资产不良合计4839.58万元,不良率0.65%。其中占最大比例的两笔,来自于华能贵诚委托汉唐证券理财,2004年9月3日汉唐证券被行政托管并于2007年宣告破产清算,目前破产清算尚未结束,应收汉唐证券的余额为2523.19万元,计入可疑类。以及2003年,华能贵诚信托资金委托华夏证券理财,华夏证券于2008年7月31日经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现已进入清算程序,应收华夏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余额为1135.38万元,计入损失类。除此之外的几笔,也多为08年以前的“旧案”。

  因此,随着历史遗留问题逐渐被化解,信托业自营资产不良率的主趋势是普遍下行,包括安信信托(37.38, 0.13, 0.35%)、北京信托、华融信托等在内的33家公司都实现了不良率为0,其余多家公司的自营不良率也呈逐年下降之势。

  而另有部分公司自营资产的不良率却在过去的一年中激增。

  例如华宸信托,在2013年底自营的不良率才只有0.88%,2014年末则激增至50.52%,其中主要变化为“可疑类”增加了1.47亿元,“损失类”仍为300万元,不良资产合计1.50亿元。

  再如,新华信托的不良率也从12.22%上升到了43.16%,不良资产规模从2.51亿元增长到7.77亿元。其中“次级类”2.90亿元、“可疑类”4.23亿元、“损失类”6351.83万元。

  至于自营不良率的上升,一方面原因来自于公司固有资金日常运作过程中出现的“不尽人意”;而另一方面,“刚性兑付”潜规则未破背景下,自有资金有时会充当救火队“兜底”风险项目已不算秘密,也成为不良增加的一项诱发因素。

  由于信托公司对贷款安全性的控制措施与风险承担主体与银行有明显区别,所以并不适宜坏账率这种量化指标,因此通常报表中不会有明确数据来考量信托资产的风险情况。

  但还是有个别公司也利用五级分类方法对信托资产风险情况做出大致量化,至少6家公司明确表示信托资产不良率为零,包括长城新盛信托、国元信托、华澳信托、昆仑信托、兴业信托以及中原信托。

  风险事件缓增

  在年报中明确对风险事件有所披露的部分来自于“或有事项说明”及“重大诉讼事项”。

  而在报表中明确对“刚性兑付”有所披露的仅两家,其一为山西信托,称其管理的信泽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查询信托产品),因债务方灵丘县宏达铅锌锰业有限责任公司不能按时支付信托本金,则公司决定需以固有财产承担损失人民币200万元,公司已于2014年度计提预计负债,目前信泽8号已进入抵押物拍卖程序。

  而对于此前使其陷入麻烦的联盛事件,山西信托也在其中披露了处置进展,但对于这一项目,则明确表示目前不动用自有资金接盘。

  山西信托表示“信裕1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规模5亿元,原本于2014年2月4日到期,但因债务方联盛集团到期无法兑付,根据合同延期6个月至2014年8月4日,截至信息披露日,联盛集团正在进行债务重组,鉴于山西柳林金家庄煤业有限公司35%的质押股权能够完全覆盖信托本金,故管理层判断无需以固有资金承担兑付,故未计提负债。

  另一为陕国投,公司表示“因福建泰宁南方林业发展有限公司无法按期偿还信托贷款,为有效维护信托受益人权益和广大股东的利益,我公司采取了申请强制执行保全资产和受让信托受益权等方式以求妥善解决相关问题”。

  至于“诉讼”部分,此前多年,尽管风险事件也时有发生,但信托业务涉诉事件极少,可以归为信托纠纷案由的更是寥寥无几,直至2013年开始,才逐渐有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选择通过司法介入来解决项目风险问题。

  具体来看,除早期一些历史遗留案件,近期的信托诉讼纠纷主要集中于信托公司与交易对手之间,并以债权纠纷为主。

  准备金计提学问

  信托赔偿准备金是信托公司风险管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被认为是缓释行业风险的重要手段。近期刚刚披露的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季度末,信托赔偿准备规模为122.54亿元。

  但即使在项目风险频频传出的多事之秋,所有公司也都明确表示“虽已计提赔偿准备金但并未动用”,而未使用的信托赔偿准备金多数“存放于经营稳健、具有一定实力的境内中资商业银行”或“购买低风险高流动性证券”。

  对此北京某信托公司财务负责人认为:“按照普遍的观点,提取的信托赔偿准备金主要用于弥补因管理操作不善而对信托财产造成的损失,若动用准备金,相当于信托公司自己承认业务过失,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开这个口。”

  按照监管方面的规定,信托赔偿准备金按税后净利润的5%计提,累计总额达到公司注册资本的20%时,可不再提取。

  而事实上,在目前赔偿准备金“提而不用”的情况下,日积月累下实际上多家公司都已经超过这一比例,达到“可不再提取”的标准。

  仍在提取赔偿准备金的公司,计提标准则绝大多数以“5%”为限,而也有公司的计提标准高于监管要求。

  例如爱建信托、山东信托、华宝信托、山西信托、中铁信托都将计提比例提到了10%,新时代信托则表示2014年,提取15%的信托赔偿准备金。

  北京信托则披露,虽然赔偿准备金累计总额已超过注册资本的20%,但公司2014年因提高抗风险能力的需要,决定仿效银监会设计的信托业救助基金的基本理念和方案,把会计科目项下的信托赔偿准备金加上公司对项目负责人预留的风险准备金等,设立信托项目缓解风险救助基金,当期计提7000万元信托赔偿准备金。
 

  •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凡注明 “多盈金融原创”之作品,未经多盈网书面授权,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均不得转载、摘编或者采取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获书面授权的,注明来源多盈金融。违反上述声明对多盈金融合法权益造成侵害的,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作品中的材料及结论仅供用户参考,不构成操作建议。获取书面授权请发邮件至:academy@51duoying.com
  • 第94133期

    经过了一年多的小步快跑的改革,人

关于多盈讲座

知识就是金钱!多盈网(www.51duoying.com)为广大投资者精选、梳理理财知识,以在线讲座的形式为大家答疑解惑,致力于让每位用户成为专业的投资者!

  • 存款时限 活期 整存整取 整存零取
    3个月 0.35% 1.1% --
    6个月 0.35% 1.3% --
    1年 0.35% 1.5% 1.35%
    2年 0.35% 2.1% --
    3年 0.35% 2.75% 1.55%
  • 贷款时限 商业贷款 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
    1年以内 4.35% 2.75%
    1年至5年 4.75% 2.75%
    5年以上 4.90%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