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盈理财APP

    打造您的超级银行!

客服热线: 400-009-1833

土地流转信托“点石难成金”

  • 来源:多盈金融
  • 2015-05-29
  • 热度 ( 720℃ )
  5月18日下午,站在自家将要成熟的麦田边,安徽省宿州市桥区朱仙庄镇农民王宗文说,“我家共承包土地5.4亩,其中有4.1亩流转给帝元公司,余下1.3亩种小麦,你看这块大田,有我家1.1亩,流转后被平整了,现在50亩一块,都找不到我家原来的田了。他们种麦子长势还比不上我的呢,我种得少,管理好,产量肯定比他们高。”

  王宗文是塔桥村人,2010年8月,他家所在的安徽宿州桥区被列入全国首批52个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在当地政府撮合下,2011年12月,安徽帝元现代农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流转了该区朱庙、塔桥两个村5411亩耕地,期限20年。2013年10月,帝元农业将 5400亩农地经营权,委托给中信信托公司,让其设计相关理财产品。在流转土地时,宿州政府提出一个帝元农业不得拒绝的条件:每年每亩地租金不得少于1000斤小麦市价,折合1000—1100元/亩,除此之外,农民还享受信托收益分红。

  “2014年和2015年这两年的土地租金,我们都收到了。但他们说的赢利分红没收到。只要是种粮食,一亩地,我们农民自己种,一年一麦一豆,我们自己天天照看,不算人工费,一年净收成只有1000块钱左右,他们(指公司)不会比我们收成高,分红能从哪里来?”王宗文称自己是个种田“老把式”,实诚不贪心,收不到分红他认为很正常,“除非你搞工业,种粮食,收益不可能再高了,企业不会倒贴。”

  作为中国土地流转信托第一单,宿州是一个缩影。截至目前,安徽土地流转信托共有宿州市桥区、马鞍山市含山县、铜陵县顺安镇、霍邱县叶集4个,涉及土地流转面积近10万亩,但因种种原因,四个土地流转信托均未按签订的协议实施。

  全国情况亦是如此,原因何在?

  信托照搬出现“水土不服”

  尽管土地流转让低产田、土地荒芜等农业生产领域顽疾得到缓解,但大户和农业产业化公司融资困难、农民失地忧虑等仍然存在。“我们去年和北京国际信托公司签订的信托协议,也已经停了,指望以信托方式吸引社会资金进入农业,这条路现在还不通。”安徽铜陵瑞璞牡丹产业发展公司负责人聂荣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牡丹是铜陵特色农业资源,有1600余年传承与创新,其药用、观赏、油用价值兼具。当地农户牡丹种植面积已经超过15000亩,种植的牡丹全部被农业产业化企业订购。为了探索农村土地流转新方式、赋予农民承包地更多财产权,2013年12月,铜陵市政府出面,将铜陵县顺安镇农民土地流转到土地流转合作社,合作社再将流转的土地经营权作为财产,交由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管理,信托公司最后委托铜陵瑞璞牡丹公司承租。

  根据合作协议,北京国际信托公司以土地经营权作价入股,按照土地流转期限内2013-2025年 地租折现作价,以地租形式支付给农民,确保农户作价入股每亩地每年560元的收益以及同比例享受企业经营带来的红利。

  据聂荣京介绍,铜陵瑞璞牡丹产业发展公司是牡丹集团核心企业之一,牡丹集团是由铜陵市国资公司——铜陵发展投资集团公司与中合供销(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各出资5000万元设立,当时各方协议是,由牡丹集团对铜陵牡丹产业进行开发整合,依托土地信托流转平台,推动牡丹一二三产业发展,最终把铜陵市建设成集牡丹种繁殖、标准化种植、产品深加工、流通贸易、生态旅游于一体的“牡丹产业之都”。

  “2014年上半年,供销基金已将其5000万元资本金撤回,信托计划随之暂停。因为缺乏资金,合作社流转的4000多亩土地在与农民签订协议不到一个月便全部退还给农户,瑞璞公司只保留原有1000余亩牡丹种植基地。”聂荣京说。

  与铜陵情况类似,帝元公司总经理徐君剑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宿州土地流转信托一直未实施。土地流转方面仍是帝元公司直接耕种5400亩农地,每亩每年租金是1000斤小麦市价,公司规划的循环经济示范园项目因资金问题,处于搁置状态。

  而作为当时国内单个土地流转面积最大的土地流转信托,含山土地流转信托在运作程序上也是政府起主导作用,含山县政府与中信信托签订土地流转信托协议,将3镇9个村共19514.49亩土地经营权作为信托财产,委托中信信托集中管理,安徽大平油脂有限公司作为第三方土地承包商和服务商,再出租给其旗下专事农业生产和管理的全资子公司九道农业。九道农业承租信托土地后,对农地基础设施进行了改善,并将土地划分为500亩经营单元,分租给60个家庭农场主种植,大平公司提供种子、肥料和技术等,中信信托和九道农业分别为家庭农场主提供全程金融服务和生产服务。

  大平公司土地流转信托项目负责人崇吉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虽然中信信托与含山县政府签订了11年土地流转信托,但信托产品合作只签了2年,每年中信信托募集资金2000万元扶持大平油脂产业发展,余下9年则需要看前两年合作情况而定。

  “这样合作原因,主要是资金成本太高。我们从中信信托获得的融资成本是9.5%,如果能够从银行直接贷款,资金成本会低不少,他们指中信信托 也有自己考虑,因为土地流转信托收益不明朗,加上国内没有成功运行案例,不愿签订长期协议。2014年中信信托第一笔资金2000万元已经支付,但这笔资金不是信托公司向社会公开募集所得,双方合作仅限于融资关系。如果土地流转经营权能够直接从银行贷到较低价格的贷款,我们不会找信托公司融资。”崇吉祥说。

  叶集农事服务信托是国内目前唯一一个农事服务信托。合作双方是安徽三诚高科技农业有限公司和安徽天禾中信农业服务有限公司。三诚公司目前在叶集流转土地两万亩,与天禾中信公司第一批合作土地是 8600亩,天禾中信公司提供土地流转资金,并在农业生产过程中提供全程支持,包括组织农业生产用工人员和基本工资支持,同时提供科学的种植方案、农资、农机服务等资源。为确保农田生产高效管理,双方建立了农田生产管理风险管控基金,以每亩100元的标准,对发生农田生产管理不善造成的粮食生产风险损失由基金赔付。双方按照粮食生产的总收入除去总成本后的纯利润各获得50%的收益。

  “我们同中信信托共同出资成立安徽天禾中信农业服务有限公司,中信信托以品牌折价占股49%。”安徽天禾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实说,与中信合作主要是看中中信信托的“牌照”,借助中信信托平台在全国开展农事服务和农事服务信托。天禾公司是安徽首家提出并从事农事服务专业化公司,在安徽有28家农事服务中心,分布在全省各地。天禾中信成立后,天禾科技公司将其农事服务业务划入天禾中信,此外,天禾中信还开设了“粮食生产供应链生产要素资源集合平台”,即将所有粮食生产要素资源集合到电子平台,通过“O2O”模式,实现要素资源的线上交易,线下服务,为大农业生产提供保障。

  “天禾中信公司计划于今年挂牌新三板交易系统,并谋划主板上市,希望成为全国第一家上市农事服务企业。”王实说,公司“不差钱”,依靠信托募集资金并非是最低成本,公司目前不准备向社会公开发行农事服务信托计划。

  相似的原因,共同的结果

  宿州土地流转信托暂停,帝元公司资金紧张,规划的项目无法实施。铜陵牡丹项目中,瑞璞公司已经将流转土地退回给农户。在含山县,大平公司则直接表示信托融资成本偏高。叶集农事服务信托、中信天禾公司用自有资金直接输血。因此,四个土地流转信托均未向社会募集资金,不属严格意义上的土地流转信托。

  对于宿州信托计划搁置原因,帝元公司总经理徐君剑说,表面上看,项目现在“卡”在了用地方面。“当时流转土地规划从事养殖等循环经济项目,需要一定建设用地和农业设施用地指标。国家要求农地改变用途必须交纳土地复垦保证金,每年企业要提前支付土地流转费,这笔费用对从事农业的企业已经很高,企业没有足够资金交纳保证金,而手续不完善又无法获得投资方的融资。”

  “土地流转需要兼顾流入与流出双方共同利益,土地流转价格应该以市场价为基础,帝元公司流转的5400亩土地流转价格由政府定价,地方政府为了保护农民利益,确定每亩租金是千斤小麦价款,这一价格明显高于周边地区。如果我们继续种植大田作物,没有大的自然灾害,公司也仅能维持不亏本。”徐君剑承认,“工商企业下乡”种地经验不足,每年“一麦一豆”或“一麦一玉米”大田作物种植结构,三年来帝元公司已经累计亏损数百万元。

  “当然,最根本原因,还是钱。”徐君剑说,“融资难,没有权证,投资几千万的设施,没有产权证,到银行无法抵押。政府帮我们协调做担保,拿着担保函找银行贷款1100万元,银行要求要有1亿元的流动资金,有那么多流动资金我们也不用贷款了。4年来,我们规划的全程化服务等一些项目因地方配套不到位等种种原因无法实施,我们企业都不敢再投资,中信信托资金当然也不敢进入。”

  徐君剑认为,循环农业、设施农业需要长期、持续投入,地方投资环境、政府支持与补贴等都可能成为压垮土地流转信托这匹“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信托公司之所以愿意进来,在于政府推动。2014年上半年,负责推动此项工作的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工作调动,很多后续规划停止,中合供销上海 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对前景不看好,主动撤资,牡丹集团名存实亡。”聂荣京说。

  “我们这里的农村都比较富裕,牡丹种植收益高于大田作物,每家种几亩牡丹收入还可以,流转后每亩地每年流转费只有560元,虽然他们说了有分红,但谁能相信?土地流转费那么低,大家都不愿意流转。”铜陵县顺安镇农民章克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而另一方面,参与土地流转信托的公司更为谨慎。

  “我们公司是集科工贸为一体的农业科技型企业,主要从事牡丹产品深加工,种植是为了保证原料,牡丹属于草本,需要3年后才能有收益,期限较长。企业一方面没有资金扩大基地,另一方面,当地牡丹种植户较多,没有原料收购难题,大规模基地建设企业投入大,不合算。”聂荣京认为,公司和农户双方都有顾虑,信托计划流产是早晚的事。

  手中握有土地流转信托牌照,自身又是专职服务商,在王实看来,土地流转信托时机尚未成熟。“实现土地经营效益增值是土地流转根本目的,同时也是信托公司作为商事信托专营机构的核心任务。上述信托公司缺乏对土地经营效益增值的主动管理能力,所提供的服务主要是以法律制度安排和土地流转及收益分配等事务性管理服务为主,土地效益的增值则主要依赖地方政府既有的实现路径或者引入第三方服务机构实现,且信托公司对第三方服务机构主动选择能力较弱。土地流转信托计划长达10年或12年,这意味着未来土地流转信托不但面临农户信托收益权变现问题,信托设计是将农民土地全部抵押出去,如果第三方服务机构破产,信托公司与农户还面临收益无法实现问题。”

  “在所有信托产品中,应该是长期信托更受投资者欢迎,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目前国内10年以上成熟的信托产品少,加之投资者对5年、10年之后的市场走势不明朗,不愿意长期持有这样的信托产品。如果以市场化方式运作,期限要求多达10年以上的土地流转信托几乎不可能得到市场认可。农业投入需要长期持续,与信托产品短期化存在着矛盾。农业生产有周期性波动,如何控制其中的风险,是否可以抵御这种周期性波动,未来的市场空间有多大,这些都是想进入土地流转的信托公司需要考虑的问题。”合肥工业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李静对记者分析说。

  在李静看来,信托介入土地流转,最主要功能是融资,但迄今为止,安徽四个土地流转信托均没有推出相应的信托产品,全国亦是如此,信托公司没有起到“一手托两家”的效果,加上盈利模式不明朗,土地流转信托运作模式、后期如何管理都还是新课题。
  •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凡注明 “多盈金融原创”之作品,未经多盈网书面授权,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均不得转载、摘编或者采取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获书面授权的,注明来源多盈金融。违反上述声明对多盈金融合法权益造成侵害的,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作品中的材料及结论仅供用户参考,不构成操作建议。获取书面授权请发邮件至:academy@51duoying.com
  • 第94133期

    经过了一年多的小步快跑的改革,人

关于多盈讲座

知识就是金钱!多盈网(www.51duoying.com)为广大投资者精选、梳理理财知识,以在线讲座的形式为大家答疑解惑,致力于让每位用户成为专业的投资者!

  • 存款时限 活期 整存整取 整存零取
    3个月 0.35% 1.1% --
    6个月 0.35% 1.3% --
    1年 0.35% 1.5% 1.35%
    2年 0.35% 2.1% --
    3年 0.35% 2.75% 1.55%
  • 贷款时限 商业贷款 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
    1年以内 4.35% 2.75%
    1年至5年 4.75% 2.75%
    5年以上 4.90%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