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盈理财APP

    打造您的超级银行!

客服热线: 400-009-1833

工行中信谈判:一单通道业务危情背后的银信暗战

  • 来源:多盈金融
  • 2015-06-06
  • 热度 ( 854℃ )

  从投资者提供的情况及该信托合同中透露的信息,可以确认这是一单非常典型的“通道业务”,不但客户由工行方面推荐并主导项目运作,从各方收取费率来看,工行方面占据“大头”,工行山西分行及工行山西交城支行共收取代理收付费、其他代理费、保管费、监管费等四项费用加权平均约为3.5%/年,三年合计约5102万元。而中信信托方面作为受托人,收取信托手续费率1.9%/年,3年合计2793万元。

  近期,“中信·古冶集团铸造产业链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爆发兑付危机,本该于3月8日和3月31日到期的两期产品多次宣布期限延时。

  中信信托方面先后和工商银行(601398,股吧)协商了六套重组方案,仍未实质性推进这单涉险项目的处置进程。

  令中信信托困扰的项目交易对手,是彼时由工行推荐的一家来自山西吕梁的铸造企业,融资规模5个亿,如今企业仍正常运营,但受迫于已命悬一线的资金链,已基本无力还款。

  原本只是如今已不鲜见的信托融资方违约事件中并不突出的一例,却因为其特殊的“通道业务”性质,在风险处置的过程中,遭遇了银信双方如何“分责”的难解博弈。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双方谈判过程异常艰难,重组方案几易其稿至今仍无实质性进展。

  5亿信托项目突现险情

  故事的源起还得追溯到四年前,主角是来自于山西吕梁名为古冶的家族铸造企业,主营产品是铁精粉与铁矿石。

  实际控制人王氏父子经营近30年将古冶集团从年产3万吨的偏安一隅的地方小型企业,一手培育成在当地颇具影响力的铸造产业集群。如日中天之时,不仅颇得地方政府厚爱,也是各家金融机构的座上宾。

  2011年3月,工行山西分行着手为这家战略级客户专门筹划、设计整体融资战略和具体方案。作为整体方案的组成部分,工行将古冶集团推荐给中信信托,发行信托计划为其发放贷款,由工商银行山西分行私人银行部、总行个人金融部负责全额包销。

  同年12月前后,“中信·古冶集团铸造产业链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号、2号相继成立,预计期限2+1年,投资者为共计143名自然人。募集资金总额5亿元,其中古冶1号募集资金2.3亿元,专项用于其“年产20万吨高端精密铸件项目”;古冶2号募集资金2.7亿元,专项用于“铸造产业链上游的黄草沟煤矿技改工程”。

  项目成立时的担保措施主要包括四项:一是古冶集团100%股权、创新矿业100%股权、金立矿业100%股权、金达矿业100%股权、黄草沟煤业51%股权质押;二是双龙铁矿、金立矿业、金达矿业、黄草沟煤业采矿权抵押;三是通过持有古兴矿业公司100%股权间接控制黄草沟煤业49%股权;四是古冶集团实际控制人王见刚、王建斌、王建强及其配偶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从投资者提供的情况及该信托合同中透露的信息,可以确认这是一单非常典型的“通道业务”,不但客户由工行方面推荐并主导项目运作,从各方收取费率来看,工行方面占据“大头”,工行山西分行及工行山西交城支行共收取代理收付费、其他代理费、保管费、监管费等四项费用加权平均约为3.5%/年,三年合计约5102万元。而中信信托方面作为受托人,收取信托手续费率1.9%/年,3年合计2793万元。

  然而随着宏观经济持续下行,行业景气度低迷,古冶集团的几大拳头产品价格均出现大幅下行,经营状况一落千丈,资金周转陷入困境。

  受制于此,已经顺利运行2年,原本应于2014年底落袋为安的信托计划出现变数,债务危机一触即发。

  2014年初,古冶集团将一纸申请递至中信信托,希望可以将贷款延期一年,在中信信托对该公司进行现场检查、审计后,这一诉求获得同意,即古冶1号延期至2015年3月8日,古冶2号延期至2015年3月31日。。

  为获得延期,古冶集团同意了中信方面开出的条件,即增加树则铁矿采矿权抵押以及北京交城山饭店有限公司保证担保,并重置提前分期还款安排。

  然而这一权宜之计并未换得信托计划全身而退。2014年8月,古冶集团再度向中信信托发出《延迟还款请求书》,表示受宏观、区域经济及行业景气度下行等负面因素影响,其资金周转较为紧张,预计不能实现延期一年时约定的分期还款要求,但其正在进行多方融资,请求中信信托延长还款期限。

  工行中信博弈出资比例

  当融资方无力还款几成定局时,中信信托终于坐不住了,尝试对话合作方工行方面,希望共同协商处置方案。

  在收到《延迟还款请求书》的第二天,中信信托向工行山西省分行私人银行部、机构业务部、工商银行总行个人金融部发送通知函说明情况。

  3个月后的12月4日,工行方面首次抛出了一版解决方案,即信托计划剩余本金4.7亿元(3000万元已归还),由其与中信信托以1:1比例出资共同负责解决。即工行山西分行计划向古冶集团授信2.35亿元,再由中信信托出资2.35亿元,至于信托贷款利息则由古冶集团自筹支付。

  但原本看起来由各方合力解决的方案,并未如预期顺利实施。仅仅8天后,工行方面便语调转换。

  12月12日,工行山西省分行相关领导致电中信信托,称根据工行山西分行审批条件规定,其仅能向古冶集团发放贷款金额不超过2亿元用于归还信托计划。

  工行方面突然下调授信额度让中信信托猝不及防,为了该处置方案仍能继续推进,中信信托选择将自身出资金额由2.35亿元调增至2.7亿元。

  但半个月过去了,中信信托始终未获得工行方面对处置方案的正式反馈或确认。

  如此情形下,中信信托只好再次向工行总行方面发送通告,告知其鉴于古冶集团仍未履行还款义务,公司将宣布贷款全部提前到期,并立即启动司法处置程序。

  这一动作终于再次换得工行方面相对积极的态度,在向中信信托书面复函中,工行表态将努力配合该集合信托计划的兑付工作,配合处理后续事宜,为古冶集团偿还信托贷款创造有利条件。

  然而,谈判的艰难程度超出各方想象,方案再度出现重大变数。

  2015年2月9日,中信信托相关负责人与工行山西省分行行长再度于太原碰面。会议中,工行第三次改变意见,提出古冶集团两个自然人股东在该行有1亿元委托贷款即将到期,希望将其向古冶集团发放的2亿元贷款中的5000万元用于归还此委托贷款,也就是说仅有剩余1.5亿元用于归还信托计划。

  新的重组方案调整为:中信信托拟出资3.4624亿元受让信托收益权;工行拟出资1.5亿元向古冶集团下属子公司发放贷款用于归还信托计划;剩余3660.1万元贷款利息由古冶集团自筹解决。

  重组方案三易其稿仍流产

  遗憾的是,好不容易达成共识的重组方案,最后仍未顺利实施。这一次方案的流产,在于融资方无力达成工行设置的放款前提。

  2015年3月5日,工商银行山西交城支行要求,上述贷款提款的前提条件,是古冶集团需先期自筹5.7亿元归还信托计划及委托贷款,工行方面才能向其发放贷款。

  这对原本现金流已极为紧张的古冶集团而言,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此时,投资者的耐心也变得越来越难以维系,中信信托和工行方面就此再次展开协商。

  4月19日,中信信托前往山西省与工行山西省分行高级专家、机构业务部负责人开会商议,并再度提出新的重组方案:即工行山西省分行出资2亿元向古冶集团发放贷款用于归还信托计划,同时中信信托负责解决信托计划剩余本息

  但这版方案仍然遭到工行方面否决,此后中信信托提出的几版方案也杳无回音。

  中信信托最近提出的一版方案为:双方50%:50%比例共同出资收购投资人信托受益权,以缓释信托计划流动性风险,避免投资人不满情绪暴涨。

  这一方案与双方提出的第一版方案,虽然资金承担比例相同,但实际情况已发生重要转变。据了解,中信信托已争取到自2015年6月起,古冶集团承诺愿将创新矿业每个月实现的所有铁精粉销售收入的20%划转至监管账户,专项用于归还信托计划项下贷款本息。也就是说,这单信托计划重新恢复了部分还款来源,暂时出资解决流动性问题的工行和中信方面,日后“回款”都增加了一份保障。

  但据中信信托方面透露,该方案仍未获得工行方面的反馈信息。

  通道业务再陷尴尬

  作为一单通道业务,中信认为其并非项目主导方,如今项目风险暴露,尽管愿意出面承担责任,但显然并不甘心“独吞苦果”,就此与工行方面陷入长期博弈之中僵局难解。

  类似事件早已不是孤例,此前中诚信托与工行合作的“诚至金开”系列项目也遭遇了类似僵局。

  个中尴尬在于,与其他此类业务相似,中信信托方面对于项目的尽调及其他相关流程依照“银信合作”的惯例执行。而其与工行之间,签订的协议也基本都是工行单方面提供的“格式合同”,并无任何条款证明这一业务的通道属性,更无协议载明一旦发生风险事件双方的权责归属。

  中信信托方面表示,在出现风险后,其连试图联系投资者完成信息披露及其他沟通工作竟都无从下手。原因在于这单工行掌握绝对主动权的项目中,出于保护客源的考虑,中信信托方面连客户信息资料都未能获取,即使后期问题爆发,此问题几经争取依旧未能得到圆满解决。

  北京某公司业务部负责人表示,法理上看,工行为理财产品代销方,并无兜底责任;但情理上看,工行为项目推介及主导方确实难于免责,既然是合作业务,双方共同协商合作调动资源来解决问题才是最好的处置方式。

  至于未来的处置计划,中信信托方面表示,除了继续与工行及各方沟通,寄望达成债务重组方案外,也做好了两手准备,万一谈判不能顺利达成协调结果,只能启动司法程序来完成项目风险处置。

  “此前一直没有启动司法程序的原因,是考虑到如今企业还能够正常运行,如若各方能合力使其度过流动性危机,不但企业能够保全,投资人的利益也能尽快得到保障。而一旦诉诸司法,必然涉及到资产保全查封等,使企业正常经营难以进行,可能会将原本还有一线生机的企业逼入绝境。”中信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但我们认为项目质押足值,也已办理完毕强制执行公证等,必要时只能启动司法程序,但处置时间周期难以预期,其中受影响最大的还是投资人。”

  在此之前,其他努力和尝试也一直在进行中,为了保障还款来源,对古冶方面销售收入进行监管,中信信托不但委派专人还在其下属控股子公司—交城创新矿业厂区安装了上百个摄像头进行全程监控。除此之外,还调动中信集团及其他资源,来协助企业生产及拓宽销售渠道等。

  •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凡注明 “多盈金融原创”之作品,未经多盈网书面授权,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均不得转载、摘编或者采取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获书面授权的,注明来源多盈金融。违反上述声明对多盈金融合法权益造成侵害的,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作品中的材料及结论仅供用户参考,不构成操作建议。获取书面授权请发邮件至:academy@51duoying.com
  • 第94133期

    经过了一年多的小步快跑的改革,人

关于多盈讲座

知识就是金钱!多盈网(www.51duoying.com)为广大投资者精选、梳理理财知识,以在线讲座的形式为大家答疑解惑,致力于让每位用户成为专业的投资者!

  • 存款时限 活期 整存整取 整存零取
    3个月 0.35% 1.1% --
    6个月 0.35% 1.3% --
    1年 0.35% 1.5% 1.35%
    2年 0.35% 2.1% --
    3年 0.35% 2.75% 1.55%
  • 贷款时限 商业贷款 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
    1年以内 4.35% 2.75%
    1年至5年 4.75% 2.75%
    5年以上 4.90%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