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盈理财APP

    打造您的超级银行!

客服热线: 400-009-1833

任志强:年底房价肯定涨 再不买房就晚了

  • 来源:多盈金融
  • 2015-06-18
  • 热度 ( 728℃ )

    有一部分人非常狭隘,完全是为了个人利益,自己买不起房子,就希望房价降下来。严格说起来,天天吵吵闹闹,想要房价降低的,基本上都是自私的,他们根本不懂经济。从宏观经济角度来看,哪个国家说要把房价降下来?

    如果取消证监会,股市可能会更好

    蒋保信:最近股市异常繁荣和疯狂,我身边很多从来没有炒过股的朋友都入市了,不知道您怎样看待这样的现象?

    任志强:我不是股市专家,也不是经济学家,不太关注股市。我知道我们的股票翻了一倍多,但是如果我们的证监会限制企业,或者说用审批管制的方式限制企业在市场融资的话,股市的波动对于不能融资的企业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表面上看,你的市值很大,但是如果你不能在市场上融资,股市涨得再多,跟你有什么关系?没有任何意义。如果给股东的回报并没有因为股票的上涨而增加的话,说明这个股市的估值是不合理的。有些和互联网相关的新行业,比如说新三板、电商等等,看的是预期,可能暂时估值高一点,利润跟不上也是有可能的,因为未来发展趋势可能更好。但是对于传统行业来说,利润回报和估值都是看得见的,如果股票疯狂增长,给股东的回报却在下降,这是不合理的。

    蒋保信:股市的繁荣,说明了什么问题呢?有人担心这是一个很大的泡沫,所有人都被卷入其中,都成为受害者。

    任志强:可能说明了大家对中国政府的进一步改革,有很大的预期。如果改革成功的话,经济情况就会有好转。但实际上,大家也很担心改革是否能成功。比如说,证监会在做改革,要改成注册制,让更多的企业可以通过股市去融资,可以不经过审批去上市,这是大家能看到的预期。但现实是什么呢?这个政策已经酝酿很长时间了,还没有完全出台,而证监会现在的审批,就像李总理骂的那些处长一样,会拖很长很长的时间。在名义上,他们看起来好像是要对股民负责任,但实际上,很多的审批规定都过于落后,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完全是李总理痛斥的那种,要证明你妈是你妈,要给一岁的孩子开不犯罪证明。这类型的东西你根本就没法证明,于是你就得不到审批。

    在前年和去年,已经通过股东大会申报要进行增资扩股的企业非常多,但是现在有几家被批准了呢?几乎没有一家被批准了。这说明我们的管制体系有问题,一个审批可以拖一年两年,太落后了,是这些问题造成了股市的低迷。

    现在大家看到改革的信号了,所以可能对股市信心比较足。如果改革成功,股市的前景是好的。

    蒋保信:如果证监会的改革跟不上的话,现在股市的繁荣也是没有意义的?

    任志强:如果证监会取消的话,股市可能会更好。至少目前看来,很多东西完全可以不用证监会来管,两个交易所可以自行监管。如果给了交易所更大的管制权力的话,就不需要设立这么一个庞大的证监会机构了。我们在各省、市,恨不得连区县都要设立一个管理机构。可是,香港、美国、英国并没有这样强大的组织机构去管理,是不是人家就不能开放资本市场了?在国际上,中国落后了很多很多。

    在改革之初,要建立资本市场,证监会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刘鸿儒他们的贡献也很大。那时是从零开始,要突破很多限制性条件,建立一个市场,证监会发挥了积极作用。它也受到过很多利益集团或反对势力的阻挠,以至于我们的国有股一开始不能流通。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证监会有它的功劳。但是到了后来,审批越来越多,它设置的阻拦性的东西越来越多了,这不利于股市的发展。如果两个交易所的功能更加齐全,完全可以不要证监会。

    蒋保信:取消的话,政府也能得到一些好处,因为经济可能发展得更好。

    任志强: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冶金部取消了,钢铁行业是不是上去了?纺织部取消了,纺织业是不是上来了?哪个行业的部委取消了,哪个行业就会起来。而至于新增的部委,我们没看到它给相关行业的发展带来了什么好处,事实在这儿摆着呢。改革开放以后,计划经济时代的商业部取消了(它和经贸部合并为商务部了),但商品越来越发达了。

    凡是取消行政管理的领域,这个领域的市场基本上是更加成熟的;凡是增加行政管理的领域,该领域的市场都是被破坏的。从计划经济到改革开放以后的发展,早已证明这一条了。为什么李总理上台以后拼命要砍?砍的就是行政管理。如果行政管理会使经济越来越好,还砍行政管理干吗?十八届三中全会和李总理这届政府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往下砍。

    不管是证监会、银监会,还是诸如国资委等部委,对中国市场的改革和开放有什么好处?一开始可能都有好处,在建立市场的时候功不可没,但现在它们对市场的限制越来越多,这是不对的。改革实际上就是减少行政管制,越少越好。

    如果放开市场,中国GDP的增长可能会超过7%

    蒋保信:与股市的繁荣相比,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有下滑的趋势。楼继伟在清华演讲的时候说中国有可能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引发了很多讨论。不知道您怎么看现在宏观经济的走势呢?

    任志强:楼继伟不止一次地说过这种话,不是现在才说的。道理很清楚,如果我们不改革,肯定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为什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改革呢?因为中央已经认识到有这种危险了,否则还要改革吗?这个问题,不管楼继伟说不说,它都是存在的。你也不要以为中央就没意识到这一点,只是很多普通群众不太懂这个道理,所以他们觉得,好像楼继伟说了,就代表中央突然提出这个问题了,不是那么回事。

    蒋保信:从去年11月份以来,央行三次降息、两次降准,您怎么看待这样的举措?

    任志强:常态。我们过去就有过这种措施,真正研究经济的人会发现,从1994年开始,我们就经历了一个为期八年的经济周期,从一个最高峰开始持续下滑,直到八年以后,2002年以后才开始上升。这次经济下滑的时间还只有四年,将来也可能会和上次一样,还要持续两三年。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以前有过这种情况,再看到现在有这种情况,有什么奇怪呢?可能经济周期就是这样的。如果政府采取的政策有效,这个周期可能会缩短到六年、七年。你看看美国,也一样,周期时间基本上差不多,只不过由于政策变化,周期可能会缩短一年两年。

    中国经济的增长处于一个下降过程,这没什么可讨论的。实体经济在下降,外贸肯定也比原来差,劳动人口的绝对数量在递减也是事实,人口素质的提高并不足以折抵劳动人口的减少。问题是,中国政府能不能在适当的时候,用更好的政策来回避周期的影响?我不觉得中国政府现在做得好。4万亿的后遗症是存在的,整个利率这么高,实际上是4万亿造成的。但4万亿早都过去了,为什么还不降呢?降准、降息,我们过去有时候降的比这还厉害呢,在2002年,年贷款利息都比现在还低。所以,我认为这是正常的,没什么可奇怪的,不正常的是人们的心态。

    蒋保信:人们心态有什么问题?

    任志强:就像你们提出这些问题,我就觉得很奇怪,因为你们不了解历史。你们要是了解从1993年以来一直到现在的情况,你们就不会觉得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了。

    蒋保信:有经济学者担心这种降息、降准的做法,会回到4万亿的老路上来。

    任志强:降息、降准和4万亿是两回事。你说从1994年以后,没有4万亿,在2002年贷款利息不也是最低的?那时候和4万亿有什么关系?没关系。

    4万亿是一个不好的帽子,它有危害性,也有积极作用。如果只讲它的危害性,不看到它积极的作用,所有人都不敢做这样的事情了,这就是我们当前的问题。我们现在之所以多次降准降息,就是因为该降的时候没降,如果去年和前年那些所谓的定向变成普遍性的,可能今天就没这事了。因为怕别人说4万亿,所以反应速度过慢了,才造成今天的情况。

    蒋保信:如果要跨越楼继伟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经济保持6.5%-7%的增长速度的话,你觉得需要做哪些调整?

    任志强:中国要改革的地方很多,如果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策都能落实,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可能不是6.5%、7%,而是更高。

    金融业如果全开放,会是这样吗?用不着央行在那儿瞎嚷嚷,更多的银行会出现,国有银行会越来越少,竞争越来越激烈,利率还长这么高吗?在资金被充分利用的情况下,利率会有这么高吗?我们所有的社保基金、医保基金、养老基金、公积金、住房维修基金,都不能进入实体经济,大量的钱都压在政府手里,但他们的运作能力太差了。国外资本市场为什么好?国外是这些钱都进入了实体经济,通过私人运作的办法,获取更高的收益。为什么我们医疗改革迟迟不能成功?这些钱压在那儿都浪费了,没有增值,不能减少老百姓的负担。如果我们能把这些钱用来投资,让它增值3、4倍,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给投医保的人更多补贴?

    中国的经济问题,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因为我们媒体不能开放,企业和政府才有这么多违规的事情。如果媒体自由了,更开放了,用得着靠官员去监督吗?社会监督的效果可能更好。哪个国家是完全靠纪委去监督的?都是媒体监督占主导地位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那些改革目标,如果能更快、更好地实现,很多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国有企业的改革,是不是吵了好几年了?再往前,是不是也要吵好几年?要改革吗?它不要改革,它只想做大做强。

    如果我们的经济政策问题不解决,经济要想维持在一个较高的增长水平,是很难的。如果我们制度更完善,市场经济这部分更放开,不让政府那只手去乱搅和,我们经济会发展得更好。十八届三中全会特别提出了市场决定资源配置,但现在我们放开市场了吗?如果让市场决定价格,政府怎么还在那儿瞎插手干预房价?今天管了,明天又管,又搞自住房,又搞限价房,乱管什么呢?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文件已经说了不能瞎管了,为什么没人执行呢?所以,我们的问题是,没有真正落实改革,这是关键。如果真正让市场配置资源,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不一定只是6%到7%,而是可能好很多。

    我们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民营企业家对我们的市场前景没有信心,他们就不敢投资,他们就会跑。

    蒋保信:他们要看政府脸色。

    任志强:如果让民营企业家们对未来充满信心,他们可能就会做更大的投资。从上半年的投资中,可以明显看到国有投资部分,比如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是上升的,增长了20%多,但为什么总投资是下降的呢?因为民营企业家的投资迅速下降了。民营企业家是没钱吗?不是,人家有的是钱,但不在你这投,转到其他地方去了。

    所以,如果我们的经济政策和政治政策,能让这些民营企业家恢复对中国市场的信心,我们的经济不会是现在这样,应该比现在好。在中国,不能仅从经济的角度,去分析经济问题。

    李腾腾:刚才您提到要放开市场,但是现在有一个改革争议比较大,就是医疗改革这一块。有两种声音,一种声音要求完全放开由市场运作,另一种声音是要求政府在医疗方面加强管制,以北大的李玲为代表,他们做了很多调研,认为政府不管,市场就混乱了,可能会导致穷人看不起病。您怎么看呢?

    任志强:片面的理解。你理解的是说在医院层面上,政府是要有一定的管理。而我刚才说的放开,是要把医保的钱放开。社保、医保的钱都搁在政府手里,如果这些钱能够投入市场运作,可以翻好几倍。我们的政府就是一天到晚在当保姆,还当坏了,但就不放开市场。

  •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凡注明 “多盈金融原创”之作品,未经多盈网书面授权,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均不得转载、摘编或者采取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获书面授权的,注明来源多盈金融。违反上述声明对多盈金融合法权益造成侵害的,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作品中的材料及结论仅供用户参考,不构成操作建议。获取书面授权请发邮件至:academy@51duoying.com
  • 第94133期

    经过了一年多的小步快跑的改革,人

关于多盈讲座

知识就是金钱!多盈网(www.51duoying.com)为广大投资者精选、梳理理财知识,以在线讲座的形式为大家答疑解惑,致力于让每位用户成为专业的投资者!

  • 存款时限 活期 整存整取 整存零取
    3个月 0.35% 1.1% --
    6个月 0.35% 1.3% --
    1年 0.35% 1.5% 1.35%
    2年 0.35% 2.1% --
    3年 0.35% 2.75% 1.55%
  • 贷款时限 商业贷款 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
    1年以内 4.35% 2.75%
    1年至5年 4.75% 2.75%
    5年以上 4.90%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