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盈理财APP

    打造您的超级银行!

客服热线: 400-009-1833

寄生“三桶油” 顺风变逆流

  • 来源:多盈金融
  • 2015-10-13
  • 热度 ( 665℃ )

 

    万邦达、仁智油服、东方新星、准油股份、潜能恒信……在寄生“三桶油”多年后,这批民营石化企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今年上半年,中石油、中石化以及中海油的业绩齐齐下降,“三桶油”均在半年报中表示,业绩下滑是受国际油价低位震荡、油气市场需求低迷等不利因素的影响。而大部分寄生于“三桶油”的民营石化企业在今年上半年齐齐报亏。

 

    准油股份(002207.SZ)半年报显示,其今年上半年亏损1259.58万元,去年同期亏损为736.27万元,亏损额增加了七成;杰瑞股份,2015年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1亿元,虽然持续盈利,但相比去年同期,仅利润却下降超过八成之多;在今年3月因董事长钱忠良涉嫌行贿而备受瞩目的仁智油服,今年上半年利润骤降,亏损4371.39万元,比去年同期亏损增加了289.10%……

 

    上述业绩不甚理想的民营石化类上市公司有一个共同点:均与“三桶油”有着密切关联。以准油股份为例,早前便是由中国石油内部的技术服务公司改革而来,是典型的通过中石油外包上市的公司。其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秦勇则出身中石油系统。

 

    高度依赖“三桶油”,让它们在早期走得更顺风顺水。但另一方面,“三桶油”的一举一动,也成为这些公司的晴雨表。“三桶油”的一个“咳嗽”,都或许让它们“高烧”一场。时代周报记者先后致电中石化、中石油新闻发言人吕大鹏和曲广学,前者电话一直关机,后者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一方面是市场行情没那么好了,另一方面则是反腐力度的逐渐深入,此外‘三桶油’本身也在整合,上述因素必然影响到长期依赖于它们的企业的生存和经营。”金银岛分析师李凤莲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寄生企业来说,在享受早期利好的同时,也须做好风险的防范。

 

    “这对行业来说是好事,这种情况下会有一批高度依赖原材料环节的石化企业倒闭,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金银岛副总裁兼首席分析师杨向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一损俱损

 

    今年上半年,在油价持续低迷的情况下,“三桶油”的业绩齐齐下滑。

 

    根据半年报显示,中国石油上半年营业收入8776.24亿元,同比下降23.9%,净利润245.04亿元,同比下滑六成;中国石化上半年营业收入10403.62亿元,同比下降23.3%,归属母公司的利润244.27亿元,同比下降22.3%;中海油上半年油气销售收入770.3亿元,同比下降34.2%,获得合并净利润147.3亿元,同比下滑56.1%。

 

    “三桶油”均在半年报中指出,业绩下滑受国际油价低位震荡、油气市场需求低迷等不利因素的影响。此外,“三桶油”不约而同地在2015年上半年减少了投资成本。

 

    2015年上半年,中国石油投资活动使用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04.12亿元,比上年同期的1179.06亿元降低了14.8%。中国石油表示这主要由于2015年上半年集团加强了投资管理,资本性支出减少。中国石化也在上半年着重优化项目和投资,2015年中石化投资活动现金净流出为550亿元,同比减少77亿元,主要归因于投资规模的减少。中海油在9月因业绩低迷,被传出停发2015年上半年绩效奖金。最终,这一传闻并未得到中海油官方的核实,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其减少支出的迫切需求。

 

    “三桶油”业绩齐齐下滑、投资收缩的上半年,以杰瑞股份、准油股份等为代表的民营石化上市公司的业绩也均出现大幅下滑,除杰瑞股份仍保持盈利,其余企业纷纷报亏。

 

    今年3月因董事长钱忠良涉嫌行贿而风波不断的仁智油服,在上半年的业绩更是“元气大伤”。据仁智油服2015年半年报显示,亏损额达到4371.39万元,而2014年的同期亏损为1123.47万元,亏损同比增长了达289.10%。

 

    仁智油服在半年报中坦承,上半年在国际油价持续波动和油公司大幅削减资本性开支的行业背景下,公司业务受到国内外行业形势的严峻考验。报告期内,公司各产业、业务板块均受到较大冲击,市场工作量和盈利能力受到较大影响,出现大幅下滑。

 

    仁智油服主要从事油气田行业相关技术服务及石化产品的生产与销售,其前五大客户分别为中石化西南石油工程有限公司四川钻井分公司、中石化西南油气分公司川西采气厂、中石化胜利石油工程有限公司西南分公司、中石化西南石油工程有限公司井下作业分公司及中石化西南石油工程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很明显,上述五家公司均为中石化旗下公司。

 

    截至今年第二季度,仁智油服的利润构成及利润来源均未发生重大变化,换言之,仁智油服的主要业务来源仍然是中石化。

 

    准油股份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合并利润表,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达1259.58万元,去年同期亏损为736.27万元。准油股份的主营业务是石油技术服务和油田相关的配套服务,并且主要集中在新疆地区。其主要客户是新疆地区的四大油田公司,即中石油下属新疆油田公司、塔里木油田公司和吐哈油田公司以及中石化下属西北分公司。2013年,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年度总额比例超过80%。

 

    “石化行业垄断得太多,对于这些民营企业来说,依附于‘三桶油’既是无奈之举,对于企业发展来说也算是比较好的选择。”卓创资讯分析师朱春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事实上,在这些寄生公司发展的前期,与“三桶油”的密切关系的确为他们的发展提供了保障。

 

    对此,时代周报记者先后致电中石化、中石油新闻发言人吕大鹏和曲广学,前者电话一直关机,后者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关系户的养成

 

    寄生情况的出现,并非一朝而成,也绝非仅是源于偶然因素那么简单。公开资料显示,大部分寄生公司和“三桶油”都存有一衣带水的关系。

 

    准油股份系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新疆油田分公司在持续改制、主辅分离过程中,由整体改制分离的员工发起组建的企业。2001年6月,新疆准东石油技术有限公司在乌鲁木齐注册成立,2003年12月整体变更设立为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1月在深交所上市。

 

    准油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秦勇,其本人为原中石油集团准东采油厂人事部副部长、改制领导小组副组长。准油股份成立以来,依靠中石油的服务外包等业务,得到迅速发展。

 

    事实上,对于经营业务单一、客户高度集中,准油股份也早就意识到了其中的风险。

 

    在2013年的年报中,准油股份提及公司面临市场区域单一和客户集中的风险。准油股份在年报中表示,公司的市场区域及客户比较集中,可能会给公司经营带来一定风险,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公司收入和利润的增长。如果目标市场的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可能对公司未来盈利和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与准油股份类似,仁智油服的高层与中石化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仁智油服前身为绵阳市瑞星化工,成立于1998年,并于2000年更名为仁智实业。由中石化西南石油局下属的成都华川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总公司出资80万元、西南石油局内部职工钱忠良等四人分别出资30万元组建而成。

 

    2006年,中石化实施主辅分离、辅业改制,仁智油服所从事的钻井液技术服务作为辅业从中石化系统分离出来。这也导致仁智油服的高管团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中石化西南石油局的员工“占领”。

 

    仁智油服上市前三年,来自中石化集团西南石油局系统的营业收入占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均在85%以上。虽然上市后这个比例有所下降,但仍维持在50%左右的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赶在IPO暂停之前登陆资本市场的东方新星也是一家与中石化渊源甚深的企业。

 

    与准油股份一样,东方新星也是央企主辅分离的改革产物。其前身为中国石化集团勘察设计院,2005年改制后成立新星有限,当时东方新星的192名自然人股东全部都是中石化勘察设计院的改制职工。

 

    而中石化勘察设计院的前身为中国石油工业部内设机构“石油工业部勘察公司”,后者成立于1978年,原直属石油工业部领导。因而东方新星在业务上也存在客户单一的问题。

 

    另一家由个人白手起家的民营石化企业潜能恒信,虽然公司与“三桶油”并没有直接关联,但其创始人与中石油也有一段渊源。

 

    潜能恒信由周锦明一手创办,周锦明本科就读于中国石油大学地球物理勘探专业,此后曾在中石油物探局研究院从事石油地震数据处理解释的工作。不过自立门户的周锦明最开始以家族产业的面目示人,隐藏了自己与中石油的渊源。但曾担任潜能恒信独立董事的贾承造,历任中石油塔里木油田总质师、中石油副总裁。在这种背景下,潜能恒信来自中石油的收入比例最高时曾达95.62%。

 

    “因为石化行业是高度垄断的行业,所以能依附于‘三桶油’对企业来说其实是比较好的选择。”朱春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这样一批寄生企业中,像东方新星、准油股份这样系统出身,由央企改制分离出来的民营石化企业,其对“三桶油”的依附具有一定的历史原因。

 

    “不过,那些没有寄生于‘三桶油’的民营企业也有活得不错的,像山东本地的京博石化一直以来根据市场行情的变化,不断地拓展业务,现在企业效应也不错。”朱春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濒临淘汰的寄生者

 

    “高度依赖‘两油’的企业,正在经历一个较为漫长的脱离和适应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必定有一批企业面临被市场淘汰的命运。”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金银岛副总裁、首席分析师杨向宏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相同观点,“石化行业是个高度垄断的行业,这些寄生企业大部分都是依赖原材料环节的,我的看法想要继续健康地运营下去,要早做计划和打算,逐步实现转型。”

 

    时代周报记者在查阅大量寄生“三桶油”的民营上市公司年报时发现,几乎所有的寄生企业都深知高度依赖于“三桶油”带来的风险和不确定因素,但能为此作出有成效转变的并不多见。

 

    相比其他寄生企业,今年刚上市的东方新星一直有意拓展其他行业领域和客户的开发。目前东方新星已经进入新型煤化工、冶金等行业,客户群体从中石化拓展至中海油、中化集团、神华集团、中煤集团、延长集团和万华集团等,几乎覆盖了石油化工、新型煤化工行业的大多数主要企业。

 

    根据东方新星发布的2015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东方新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884.92万元,同比增长24.31%。根据半年报显示,东方新星今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1.81亿元,同比下降13.68%。但在营收下降的情况下,东方新星的利润总额却达2115.97万元,同比增长15.88%。

 

    根据东方新星半年报显示,其主营业务石油化工的营业收入和成本相较于去年同期均有所下降,但毛利率却上涨了15.73%。其中勘察业务的毛利率上涨30.41%。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科研院改制的企业,东方新星在科研技术的开发创新方面一直存有优势。“民营石化企业想活得好一定要保持创新。”朱春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或许是东方新星在诸多寄生企业中业绩能够逆势上扬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果他们能够采取措施应对危机,也是不错的脱颖而出的机会。”金银岛分析师李凤莲表示。

 

    “如果他们做的是跟原材料相关的业务,我的建议是就不要做了,做不过别人的。”杨向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解释说,“三桶油”发展的都是全产业链,在行情下行的情况下,“三桶油”自身相关的油服或者加工企业获得价格相对便宜的原材料做出与民营石化企业相同的产品,在这种情况下,民营石化企业并没有优势,“成本上就跟别人拉开差距了。”

 

    杨向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石油化工整个产业链中,距离原材料越远的民营企业受到市场波动的影响就越小。“越是依赖原材料环节,越死得快。”其还表示,“但这是一个很必然的过程,产能过剩,企业数量太多了,所以肯定有一批企业会被淘汰,明年就可能会有一批企业陆续倒闭。”

  • 【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凡注明 “多盈金融原创”之作品,未经多盈网书面授权,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均不得转载、摘编或者采取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获书面授权的,注明来源多盈金融。违反上述声明对多盈金融合法权益造成侵害的,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作品中的材料及结论仅供用户参考,不构成操作建议。获取书面授权请发邮件至:academy@51duoying.com
  • 第94133期

    经过了一年多的小步快跑的改革,人

关于多盈讲座

知识就是金钱!多盈网(www.51duoying.com)为广大投资者精选、梳理理财知识,以在线讲座的形式为大家答疑解惑,致力于让每位用户成为专业的投资者!

  • 存款时限 活期 整存整取 整存零取
    3个月 0.35% 1.1% --
    6个月 0.35% 1.3% --
    1年 0.35% 1.5% 1.35%
    2年 0.35% 2.1% --
    3年 0.35% 2.75% 1.55%
  • 贷款时限 商业贷款 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
    1年以内 4.35% 2.75%
    1年至5年 4.75% 2.75%
    5年以上 4.90% 3.25%